旷野吗哪-2022年8月8日

每一个环节都松脱了

读经:士师记18章1-20节;30-31节

18:1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但支派的人仍是寻地居住;因为到那日子,他们还没有在以色列支派中得地为业。

18:2但人从琐拉和以实陶打发本族中的五个勇士,去仔细窥探那地,吩咐他们说:“你们去窥探那地。”他们来到以法莲山地,进了米迦的住宅,就在那里住宿。

18:3他们临近米迦的住宅,听出那少年利未人的口音来,就进去问他说:“谁领你到这里来?你在这里做甚么?你在这里得甚么?”

18:4他回答说:“米迦待我如此如此,请我作祭司。”

18:5他们对他说:“请你求问神,使我们知道所行的道路通达不通达。”

18:6祭司对他们说:“你们可以平平安安地去,你们所行的道路是在耶和华面前的。”

18:7五人就走了,来到拉亿,见那里的民安居无虑,如同西顿人安居一样。在那地没有人掌权扰乱他们;他们离西顿人也远,与别人没有来往。

18:8五人回到琐拉和以实陶,见他们的弟兄;弟兄问他们说:“你们有甚么话?”

18:9他们回答说:“起来,我们上去攻击他们吧!我们已经窥探那地,见那地甚好。你们为何静坐不动呢?要急速前往得那地为业,不可迟延。

18:10你们到了那里,必看见安居无虑的民,地也宽阔。神已将那地交在你们手中;那地百物俱全,一无所缺。”

18:11于是但族中的六百人,各带兵器,从琐拉和以实陶前往,

18:12上到犹大的基列耶琳,在基列耶琳后边安营。因此那地方名叫玛哈尼但,直到今日。

18:13他们从那里往以法莲山地去,来到米迦的住宅。

18:14从前窥探拉亿地的五个人对他们的弟兄说:“这宅子里有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

并雕刻的像与铸成的像,你们知道吗?现在你们要想一想当怎样行。”

18:15五人就进入米迦的住宅,到了那少年利未人的房内问他好。

18:16那六百但人各带兵器,站在门口。

18:17窥探地的五个人走进去,将雕刻的像、以弗得、家中的神像,并铸成的像,都拿了去。祭司和带兵器的六百人,一同站在门口。

18:18那五个人进入米迦的住宅,拿出雕刻的像、以弗得、家中的神像,并铸成的像,祭司就问他们说:“你们做甚么呢?”

18:19他们回答说:“不要作声,用手摀口,跟我们去吧!我们必以你为父、为祭司。你作一家的祭司好呢?还是作以色列一族一支派的祭司好呢?”

18:20祭司心里喜悦,便拿着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并雕刻的像,进入他们中间。

18:30但人就为自己设立那雕刻的像。摩西的孙子、革舜的儿子约拿单,和他的子孙作但支派的祭司,直到那地遭掳掠的日子。

18:31神的殿在示罗多少日子,但人为自己设立米迦所雕刻的像也在但多少日子。

金句:士师记18章20节

祭司心里喜悦,便拿着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并雕刻的像,进入他们中间。

今天我们思想《每一个环节都松脱了》这个题目。

士师记十七、十八两章的事迹,发生在约书亚死后,以色列人进入士师时代的早期。怎么知道呢?士师记18章30节记载,「摩西的孙子、革舜的儿子约拿单,和他的子孙作但支派的祭司,直到那地遭掳掠的日子。」

原来约拿单就是那个犹大族的利未人。换句话说,摩西的儿子革舜娶了犹大支派的女子生了约拿单。约拿单就跟着母亲住在伯利恒。

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但支派的人仍是寻地居住;因为到那日子,他们还没有在以色列支派中得地为业。

但支派的人是有地业的。

约书亚记19章40节开始记载,「为但支派,按着宗族,拈出第七阄。他们地业的境界是琐拉、以实陶。」47-48节,「但人的地界越过原得的地界;因为但人上去攻取利善,用刀击杀城中的人,得了那城,住在其中,以他们先祖但的名将利善改名为但。这些城并属城的村庄就是但支派按着宗族所得的地业。」

但人的地界怎么会越过「原得的地界」呢?从一节经文我们可以猜想它的原因,士师记1章34节,「亚摩利人强逼但人住在山地,不容他们下到平原。」

创世记四十九章,雅各给但祝福的时候,受圣灵感动,突然讲出一句话,「耶和华啊!我向来等候你的救恩。」

相信这句话是给但族的提醒,要等候耶和华。可能雅各远远看见但支派的任性,才如此祷告。耶利米哀歌3章25节,先知耶利米说,「凡等候耶和华,心里寻求他的,耶和华必施恩给他。」

但支派的人没有等候耶和华的救恩,经历神的同在,他们得不到神应许当得的地业,就越过地界去找「容易得的地」。

士师记18章2-3节记载,「但人从琐拉和以实陶打发本族中的五个勇士,去仔细窥探那地,吩咐他们说:“你们去窥探那地。”他们来到以法莲山地,进了米迦的住宅,就在那里住宿。他们临近米迦的住宅,听出那少年利未人的口音来,就进去问他说:“谁领你到这里来?你在这里做甚么?你在这里得甚么?”」

但支派的探子听出约拿单的口音跟以法莲人不同。以法莲人咬不真字音是会把「示播列」说成「西播列」的。

约拿单回答说:「米迦待我如此如此,请我作祭司。」

米迦是谁?是以法莲山地的一个人。因为贪财,偷了母亲的钱,对母亲不孝。他母亲因为钱被人拿去,而且还是一笔巨款,一千一百舍客勒银子,而说出了咒诅的话。

怎么晓得一千一百舍客勒银子是一笔巨款呢?因为米迦雇用约拿单作他家里的祭司,一年才给他十舍客勒银子工价。所以可见米迦母亲失窃的钱不是一笔小数目。

米迦偷他母亲的钱,因为听见他母亲对窃贼所说出「咒诅的话」,出于心里害怕,就向他母亲承认,钱是他拿的。

当时的以色列人只晓得耶和华是与他们立约的神,但没有敬虔的真理知识,也不认识耶和华。

士师记17章3节,「米迦就把这一千一百舍客勒银子还他母亲。他母亲说:“我分出这银子来为你献给耶和华,好雕刻一个像,铸成一个像。现在我还是交给你。”」

米迦的母亲应承为儿子把钱「献给耶和华」,希望挽回那咒诅的话。献给耶和华没有问题,但是雕刻偶像就是公然违背神的诫命。因为神在十诫里明说,「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因为我耶和华你的神是忌邪的神。」

米迦的母亲口里说要把一千一百舍客勒银子「献给耶和华」,但却留下了九百舍客勒,只拿出二百舍客勒银子去做所应承的事。让银匠用这些银子铸成神像,把它放在米迦的屋里。

这下子米迦有了神堂。他又制造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还分派他一个儿子作起了祭司。以为这样,神就会赐福。

但是当时已经有了会幕和神所指定的祭司。而且祭司必须是亚伦的子孙。

申命记12章13-14节,神说,「你要谨慎,不可在你所看中的各处献燔祭。惟独耶和华从你那一支派中所选择的地方,你就要在那里献燔祭,行我一切所吩咐你的。」

士师记17章6节,作者说,「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

无人劝阻米迦,使他知错,让他晓得这是干犯神律法的大罪。无人约束他,使他回头。

你说,「唉呀!要是有祭司或利未人在那里就好了。」

玛拉基书2章7节,神说,「祭司的嘴里当存知识,人也当由他口中寻求律法,因为他是万军之耶和华的使者。」

神特意将利未人分别出来,专做祂的圣工。利未人要为耶和华有忌邪的心,把败坏除掉,好使神重新赐福。亚伦的孙子,以利亚撒的儿子非尼哈就是最好的典型。

当时摩西的孙子,革舜的儿子约拿单在那里寄居,他是从伯利恒来的。圣经说,他「离开犹大的伯利恒城,要找一个可住的地方。行路的时候,到了以法莲山地,走到米迦的家。」

你说,「唉呀!太好了,正好可以纠正米迦的过错。」可是事情的发展却不是这样。

米迦问他说:「你从哪里来?」约拿单回答:「从犹大的伯利恒来。我是利未人,要找一个可住的地方。」

约拿单不以神的事为念,不愿按神所定利未人的条例受约束,不务正业,自己到外头去闯荡。

米迦说:「你可以住在我这里,我以你为父,为祭司。我每年给你十舍客勒银子,一套衣服和度日的食物。」圣经说,「利未人就进了他的家。」又说,「利未人情愿与那人同住;那人看这少年人如自己的儿子一样。」

真是「一拍即合」。约拿单不守神为利未人所定的本位,接受米迦把他当作「私人祭司」来供养。他就住在米迦的家里。米迦以为这样神就会赐福给他,却不晓得神赐福一个人,是因那人顺服神。一个「没有立场」的利未人,以后会因为「更大的好处」而离开。

来到士师记十八章,但支派的五个探子在米迦的住宅,遇见约拿单,晓得原委之后,就对他说,「请你求问神,使我们知道所行的道路通达不通达。」

因为他们越过神的旨意,心里很不安。但是应当求问的地方是在示罗,那是神所选择立为祂名的居所,是会幕的所在之处。

但支派的人明明晓得自己违抗神的旨意,还要不合法的祭司替他们求问神,得到的只会是虚假,讨好他们的话。他们一听约拿单对他们说,「可以平平安安地去。」

五个人就走了,来到拉亿,见那里的民安居无虑,如同西顿人安居一样。在那里没有人掌权扰乱他们;他们离西顿人也远,与别人没有来往。就回去见他们的弟兄,说,「起来,我们上去攻击他们吧!」

说,「你们到了那里,必看见安居无虑的民,地也宽阔。神已经将那地交在你们手中;那地百物俱全,一无所缺。」

以色列人在灵性上就是如此,疏于治理,毫无防范,就成了虎视眈眈的魔鬼的猎物。

拉亿的居民浑然不知,但的军营就在他们旁边。后来但支派的人蛮不讲理的拿走了米迦雕刻的偶像、家里的以弗得、家中的神像,并铸成的像。还把约拿单也带走了。约拿单可不是「心里无奈」地跟着走,而是「心里喜悦」加入他们。因为他本来就是出外闯荡的,神的律法并不在他心里。他是典型的「见利忘义」、「不负责任」、「徒有虚名」的利未人。

米迦晓得了,带领近邻追赶但人,但是形势比人强,但支派的人蛮不讲理。米迦感到没有天理,只得悻悻然的回去。这是士师记里最荒谬的一幕。神像自身难保,被人抢走了,还保护得了米迦吗?米迦说,「我还有什么呢?」作者无非要告诉我们,指望人手所造的,以为可以操控神,最后就是落得一场空。

士师记18章27-29节记载,「但人将米迦所做的神像和他的祭司都带到拉亿,见安居无虑的民,就用刀杀了那民,又放火烧了那城,并无人搭救;因为离西顿远,他们又与别人没有来往。城在平原,那平原靠近伯利合。但人又在那里修城居住,照着他们始祖以色列之子但的名字,给那城起名叫但;原先那城名叫拉亿。」

神许可但支派的人争战成功,就是让我们看见灵性毫无防备的下场,就是成了仇敌的猎物。所以务要谨守、儆醒;因为仇敌魔鬼,就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要寻找可吞吃的人。

士师记就把以色列人的偶像崇拜是怎么开始的,从一人、一家,到整个支派,记录下来,让我们看见那松脱的环节,到底从哪里开始出问题。让我们从当中得到提醒,要小心谨慎地过每一天。

请我们一起祷告:

「主啊,我们的心多么容易偏离去拜偶像。多么容易不照你所启示的,走人自创发明的“人本宗教”的道路。那点燃米迦宗教热心的是“凡火”,而不是祭坛上的火。你不用不受约束,随性而为的利未人。他们的服事不是为了荣耀你,而是为了吃穿。是为了更好的物质生活与世俗妥协。主啊,利未人约拿单他的罪比米迦还要更大,因为神的律法,他多少是知道的。米迦用迷信的心理,自我安慰,不根据你的话,不按着真知识,所得到的就是一场空。你许可这事发生,好让人看清楚。帮助我们回到你的真道上,一生存敬畏的心事奉你。祷告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

我要歌颂》新歌颂扬

我要歌颂我的主在一生中

我还有气息就要赞美我的神

我默想主我的神越甘甜

靠主喜乐 我要依靠主喜乐

我的心啊 要称颂赞美我主x4

《义人的路》天韵

你要专心倚靠主,不要自以为聪明,
常常把圣经的教训,牢牢地记在心。
主保守你,赐恩给你,
祂也要为你,把路指引。
弯曲的心,你要远离,弯曲的事,你要躲避;
义人的路,好像晨曦,渐渐照亮,愈照愈明。

《灵修短文》

以法莲山地有一个人名叫米迦,偷了他母亲一千一百舍客勒的银子,后来怕咒诅而归还母亲。他母亲用二百舍客勒银子造了一个偶像,制造以弗得,开办起家庭宗教来。这简直是儿戏!但是他们的年纪都已经不小了;米迦的儿子大到可以作祭司,又看待后来雇用的利未人如儿子,可见他和他母亲年纪都不小了。

刚好有一个游荡的利未人,到了这家;讲明了条件,两相情愿的就立了约。于是这家有了利未人作祭司,哪里知道但支派的人发现了这家的祭司和宗教活动,便邀请那利未人作全但族的祭司。那人竟不守信用,不顾道义,要去作更多人的宗教领袖,甚至偷走了米迦的宗教用品加入他们。

圣经说,「祭司心里喜悦,便拿着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并雕刻的像,进入他们中间。」米迦虽然及时发现前去追赶,但是但族人多势众,形势比人强,米迦只能放手。

连宗教上都是这样,社会乱象,人民的道德就更不用说了。

(摘自《默想主恩言》)

旷野吗哪节目联系电邮:mana@liangyou.net     

其他联系请加好牧人微信:haomuren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