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22日:从神而来的圣经

读经:提摩太后书3章8节-4章5节

金句:彼得后书1章21节
“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

一般的书籍是由作者随着灵感写出,但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和一般作家所谓的“灵感”截然不同。

神怎么默示这本圣经呢?乃是借由圣灵。彼得后书1章20-21节,彼得说“第一要紧的,该知道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

人在“被圣灵感动”之下,写出神要向人说的话。

神认为最适合表明祂旨意的方式是借由文字。在《西敏信条》论到“圣经”有这么一段话,“为了使我们能够保存和传扬真理,为了更能坚固与安慰教会,使我们能抵挡肉体的败坏以及撒但和世界的诡计,神就使全部的启示被写成书。”

今天我们所读的是文字的圣经,而不是口传的圣经,使我们不致落入不确定的仿徨中,无所依循。

神让祂的话一字一句真确无误的被写下来,所以我们手中才会有这本圣经。

基督教是“启示”的宗教。当神把祂的知识,用我们能够理解的方式与我们分享,这叫“启示”。

神要祂的话被写成为圣经,就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

换句话说,这位主动的启示者-神,曾经“多次多方”的向人说话。“多次”就表示不止一次,“多方”呢也就是不是只用一种方法。乃是渐进的,充满智慧的,多元的,用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时间点,充满耐心的启示祂自己。

你说,“为什么是这样呢?”因为许多事我们在当下还担当不了,还不能领会。连孔子都懂得“因材施教”,何况神呢。神是照着我们所能领受的程度,逐步的把祂的心中要说的话启示下来。因此,圣经是借由四十二位不同的作者,经过一千六百年漫长的时间才逐渐写成的。

神的灵从古时就感动众先知,讲出祂要我们明白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先知所说的,不是他们凭着自己说的,乃是替神发言,作了神的“代言人”。比如,以赛亚书1章2节,经文记载“天哪,要听!地啊,侧耳而听!因为耶和华说。”

旧约圣经好多地方就记载,“这是主耶和华说的。”我们看一处圣经,撒母耳记下23章1-2节,经文记载,“以下是大卫末了的话。耶西的儿子大卫得居高位,是雅各神所膏的,作以色列的美歌者,说:耶和华的灵借着我说:他的话在我口中。”

到了使徒行传1章16节,彼得说,“弟兄们,圣灵借大卫的口,在圣经上预言领人捉拿耶稣的犹大;这话是必须应验的。”

圣灵“借大卫的口”说了好多话,大卫写了好多诗篇。使徒行传2章30-31节,彼得又说,大卫既是先知,又晓得神曾向他起誓,要从他的后裔中,立一位坐在他的宝座上;就预先看明这事,讲论基督复活说:“他的灵魂,不撇在阴间,他的肉身,也不见朽坏。”

所以大卫讲的,不是他凭着自己讲的,是圣灵借着他的口讲的。

那么新约呢?也是一样,保罗所传的福音,是从耶稣基督启示来的。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1章23节说,“我当日传给你们的,原是从主领受的。”

结果整本新旧约圣经,四十多位不同的作者,不约而同的见证他们讲的,不是凭着自己讲的,是神的灵感动他们讲的。他们把从神领受的写下来,历经一千六百年的时间,陆陆续续写成了主题贯穿,相互见证,信息一致的内容。仿佛四十多种乐器在一位指挥的手下演奏出气势磅礡,又和谐无比的交响乐曲。

所以圣经是“书中之书”,迥别于世上任何人所写的书。

神把旧约圣经,把旧约的圣言交托给犹太人。这是犹太人的长处,抄录和保管神的圣言。有人说,“犹太文士抄写圣经的精细程度,就好像今天的影印文件一样。”

你说,“真的吗?”一九四七年,在死海附近的山洞里,发现耶稣基督降生之前两百年到降生以后六十八年间所抄写的圣经古卷,也就是后来大家所熟知的“死海古卷”,拿来和一千多年后的抄本比对。一比对几乎是“一模一样”。

当时的大英博物馆馆长,刚好也是一位古抄本权威,肯扬爵士他看了死海古卷后表示,“基督徒可以将整本圣经拿在手里,而毫不畏惧、也毫不犹疑地说,我手中拿着的是神的话,代代相传,虽然经过长久年代,但其中主要内容却从无损失。”因为神留意保守祂的话。

你说,要是由中国人来抄写怎么样呢?必然不及犹太人。我们晓得李白有一首大家耳熟能详的唐诗《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有什么问题呢?2009年日本一位初中三年级的华裔学生发现,日本汉文中,唐朝诗人李白所写的《静夜思》的内容不一样。内容是“床前看月光,疑似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

基于好奇,他决心问个究竟。结果发现原来中国语文教材里的《静夜思》是明朝以后为了普及诗词经过改写的版本。日本汉语的《静夜思》是宋朝的版本,宋人推崇唐诗,距离唐朝的年代比较近,误传差错也相对比较少。也就是说,日本汉语的《静夜思》是相对可靠的。

在古书《韩非子》里有一则“郢书燕书”。“郢”是楚国的国都,当时有个人想寄封信给燕国宰相,因为天色已晚,光线昏暗,就叫一旁端蜡烛的仆人说,“举烛”,要他把蜡烛举高一点。可是或许因为他太专心了,就把“举烛”二字也写到信里面去了。

燕国的宰相收到信之后,看到“举烛”二字,想了半天也不明其意,就自作聪明,说,“举烛”者,“尚明也,举贤而任之”,这纯粹是误会。韩非子提醒学者要“忠于原意”,不要穿凿附会。

神要把祂的“特殊启示”留在人间,就按着祂的定旨先见拣选“写”的人,也拣选“抄”的人,比如摩西。神要用摩西写下“摩西五经”,就是圣经的头五卷书,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和申命记。摩西不是普通的希伯来人,使徒行传7章22节提到,“摩西学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说话行事,都有才能。”

神让从始祖亚当起的“口传事迹”形诸于文字,用“文字”把它保留下来,是从摩西开始。那么,摩西写的可不可信呢?完全可信。怎么晓得呢?因为耶稣基督亲自为摩西的书作过见证。在约翰福音5章46-47节,经文记载,耶稣说,“你们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为他书上有指着我写的话。你们若不信他的书,怎能信我的话呢?”

有一位犹太人,后来信了耶稣,专门向他的同胞传福音,这很不简单,因为犹太同胞很难信主。有一次他向一位老太太说,“你知道吗?我们的旧约圣经是指向耶稣。”老太太说“在哪里啊?”他说“到处都是啊。”他反过来问,“你是一个很好的,很敬虔的犹太妇女,你遵守安息,守逾越节。那我问你,‘当你守逾越节,羔羊在哪里?’”

老太太说,“我们没有羔羊了。”因为自从主后七十年,圣殿被毁以后,犹太人就没有逾越节羔羊的献祭了。因为没有够资格的祭司,在神指定的地方献祭。两千多年以来,分散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只能以研读律法,采用别的方式过逾越节。

这位信主的犹太弟兄,就对犹太老妇人说,“没有羔羊就没有逾越节。你怕我改变你的信仰,事实上我是把信仰还给你了。”

在主的兄弟雅各的年代,犹太人中信主的信徒虽然把救恩的盼望寄托在耶稣身上,他们的弥赛亚身上,他们仍然持守律法的规条。

而保罗要向犹太人中信主的数万信徒解释,他们一生所热心供献的那些牛羊祭物不再有任何用处了。牛羊的被杀是绝对不能除罪的。因为这些祭物,神本没有意思要存到永远,它们被安排出来不过是预表基督后来为世人牺牲的一个历代的“图解”而已。现在基督既然已经来了,那些祭物已经完成了它们的目的,就要永远消逝,永归无用了。

希伯来书作者的写作目的,就是一面“比较”,一面“警告”,劝勉心不坚固的希伯来人,你要坚守所信的道。

从摩西写创世记,到使徒约翰写启示录,神用了四十二位作者,写出天衣无缝,前后呼应,信息一致的内容。若非出于神,这绝无可能。

而因为是出于神,我们相信圣经所教导的一切,包括历史和科学,都是无误的。

我们晓得,新旧约圣经一共有六十六卷。它们不是由“权威人士”所搜集来的一批书卷,而是由人搜集的一批带着权威的书卷。这六十六卷书是一个“整体”,既不可加添,也不能删减。

圣经是真知识,其中绝无虚谎。研读圣经给人智慧,相信圣经使人安稳,遵行圣经让人圣洁,也蒙神赐福。

主耶稣求父用真理使信祂的人成圣。祂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而教会唯有切实遵守主的道,才能活出主心意中的荣美。扎根在神所启示的真道上,我们才不会误用生命。一个智慧人明白了神的心意,看出现实的真相,就调转他的脚步。转眼不看虚假,坚定心志,在祂的道中生活。


请我们一起祷告:
主啊,你借着圣灵透过你的话,向众教会所说的,凡有耳的都应当听。你的道是完全的,能造就出完美的圣徒。愿你继续用你的真道引导我们,启发我们,洁净我们,使我们在真道上同归于一,满有你自己长成的身量。主啊,你借着保罗警戒我们,在末后的日子,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人们不爱听督责,使自己归正的信息,而选择离弃正道,偏离直路。求主保守我们在你面前心存正直,永不忘记你的训词。你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愿你在我们中间得着荣耀。并使我们将来能够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的在荣耀中见你的面。祷告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