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9日:宝贵圣经

读经:约翰福音14章18-27节

金句:约翰福音14章1节
“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

圣经是神所默示的,是“书中之书”,是朝圣者的路灯,航海家的指南。当人要离开世界的时候,所有的书都没有用,只有圣经能给人带来真实的安慰,永生的盼望。

苏格兰小说家-斯各脱爵士,(Sir Walter Scott)距离临终前一天早晨,坐着轮椅叫仆人把他推到书房,他女婿坐在旁边。斯各脱对女婿说:“请把书读给我听!”女婿看着书房里上万本的书,就问说:“哪一本书呢?”斯各脱回答:“只有一本书!”女婿恍然大悟,知道所指的是圣经,于是就拿起圣经拿来读给他听。

德国总统──兴登堡,八十四岁躺在病床上,医生看他的病没有好转的可能,体力也一天不如一天。就对他说:“死神已来到门口了。”兴登堡不慌不忙拿起了枕头旁边的圣经,翻到约翰福音第十四章,就慢慢地读主耶稣的话:“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读完了就对他的医生说:“请死神来吧!尽管请它来,我已经预备好了!”

这是主耶稣被卖的那个晚上,安慰门徒的话,告诉他们,神在天上已经为他们预备了永远的居所。不但为他们,也为因为他们的话信祂的人。主耶稣说:“我们心里不要忧愁。”那要怎么样呢?要信神和祂的话。因为神已经开恩将永远的安慰,并美好的盼望赐给了我们,使我们无论住在身内,或离开身外,能够时常坦然无惧。

在近东文化里,一个义人是“接待客旅”,誓死保护在他家里的客人的。今天我们在地上寄居,作客旅,因为主接待我们,我们能够指望一个“更美的家乡”。希伯来书13章14节,作者说:“我们在这里本没有常存的城,乃是寻求那将来的城。”

感谢主,唯有祂能给我们前所未有的归属感。在地上或许有许多的不完美,但是我们可以指望爱我们的主,和祂恩典中的赏赐。祂怎样把亚当带到伊甸园,也要把我们领进祂所应许的新天新地。主已经应许,祂去为我们预备地方。主不但去为我预备地方,祂也预备我的心。

英国知名的牧者-钟马田牧师,年纪老迈,来到生命的尽头,已经不能讲话了。他不想别人再继续为他的康复祷告神,于是,他在一张纸条上明确地写道:“别阻止我进入荣耀。”他心里中满盼望。

一个人临终前最需要的,除了减少肉身的痛苦之外,就是得到心灵的平安。许多人面对死亡,会惊恐的问说:“我要到哪里去?”其实在问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更该问:“我是从哪里来的?”

神给我们临终最大的恩典,就是让我们知道“一切都是恩典”。我们的生命和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神所赐的。信主的人不要怕没有临终时的恩典,因为主必作我们引路的,直到死时。祂既然已经在天家为我们预备了住处,就不会缺少在地上临终时的恩典。

留下许多优美诗歌的英国圣诗作家海弗格尔(Francis Ridley Havergal,1836-1879年)姐妹临终时,一位朋友读以赛亚书42章给她听。当读到第六节:“我耶和华凭公义召你,必搀扶你的手,保守你……”海弗格尔姊妹要求停下来,说:“我凭着这个应许返回天家已经足够。”她确信神既然选召她,自然会搀扶她,看顾保守她。

弟兄姊妹,你若信主的应许句句真实,你心里就得享无比的安息。当海弗格尔姊妹43岁去世的时候,墓碑上刻约翰壹书1章7节的经文:“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人死后要到哪里去?”中国文化没有这方面的答案。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孔子不知道,因为“从地上来的,是属乎地,他所说的,也是属乎地。”(约翰福音3章31节)但主耶稣不一样,祂乃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约翰福音6章38节)。祂把天道带到人间。明朝名臣徐光启,因为在基督圣道里找到心灵归宿而信奉耶稣。

慕安得烈临终时吩咐说:“我的孩子,要信服神,不要怀疑祂,神是值得信靠的。”圣徒劳伦斯临终前,人们问他有什么打算?他说:“我在地上敬拜了神四十年,我到天堂去的时候,仍要继续做我目前正在做的事。”约翰‧卫斯理临终时,仍要唱诗赞美神。他说:“世界最好的事,就是神和我们同在!”

是的,“生离死别”是人之常情,但是却关乎一个宗教永恒问题,就是“人死后要到哪里去?我有什么盼望呢?”圣经给了我们回答:“我们要和主永远同在。”

英国作家金斯黎(Charles Kingsley,1819-1875年)临终时,低声呢喃:“神是多么美丽啊!”帖撒罗尼迦前书4章13节,保罗在写给帖撒罗尼迦教会的信里提到:“论到睡了的人,我们不愿意弟兄们不知道,恐怕你们忧伤,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

当保罗写帖撒罗尼迦前书的时候,教会的弟兄姐妹失去了挚爱的亲人,他们原本和信主的亲人一起等候主来,而现在亲人已经离世,他们的心中忧伤。保罗写信给他们,安慰他们,勉励他们不要忧伤到一个地步,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因为他们乃是有指望的,信主的人不是死了,而只是“睡了”。

荷兰一位心脏病学家拉莫尔说:“即使大脑不再运作,意识仍然存在。”他说:“大脑可以想象成像电视机,而电视节目并不在电视机里。”灵魂是一个人“自我的位格”,我能够意识到自我的存在;但人们至今始终不能明白“意识”究竟“存在”在哪里?拉莫尔推论:“我们整个人意识和身体机能之间一定有方法沟通。”但怎么沟通?这是神创造的奥秘。

电视机是一个载体,是为了节目而存在。如果说,身体像一台电视机,那么,灵魂就是电视机里面播出的“节目”。电视机会坏,但是电视节目不会坏。收音机会坏,但是广播节目不会,因为并不在收音机里面。电视机坏了,节目还继续播。不在坏了的电视机上播,而在别处播。

当我们的生命气息结束,照所罗门在传道书里所说:“尘土仍归于地,灵仍归于赐灵的神。”(传道书12章7节)这种“灵魂和身体分开”的状态只是“暂时”的,就好像睡觉只是“短暂”、“片时”的事情,并不是永远的。因此在耶稣看“在他里面而死的,他要使之复活的人”只是“睡了”。我们的身体归回尘土,暂时休息了,等到祂来。但灵魂已经与主同在乐园里。保罗说:“这是好得无比的。”

约伯相信他在皮肉灭绝之后,必在肉体之外得见神。(约伯记19章26节)所以我们心里要有盼望。肯培多马曾经讲过一句话,他说:“常把死亡摆在眼前,日夜准备好迎接死亡的人是有福的。”

法国神学家芬乃伦(Francois Fenelon,1651-1715年)说:“闭上眼睛、不愿思考死亡的人,真是可悲!因为死亡是必然的结局,欣然面对反而是件快乐的事。只活在今生的人才会对死亡感到不安。”

美国知名的牧者华伦‧魏斯比(Warren Wiersbe)牧师说:“一切事件都是从神而来,只要是在它们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就都是美好的。”因此死是众人的结局,是属于神的主权,人不能干涉。神使为曲的,没有人能变为直。天上的时钟永远依着它自己的时间。所罗门说:“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

对丧失亲人的人来说,最大的安慰是还有复活重聚的一天。主耶稣宣告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神许可所有的事情发生,自有祂的美意,包括结束我们在地上的生命。但因为有主的话,我们知道生命的尽头只是永生的序曲;蜡烛的吹灭,是为要迎接晨曦的到来。

如果你还没有信主,不明白神的话。你要知道在人的心和神的心之间,有一个极大的深渊限定,人构不到神那里去。罗马书11章34节,保罗引证经上的话说:“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

若你要明白神的心,就要多读祂的话。要把圣经看为宝贵,只要你存着敬畏的心,好好阅读,就能从其中得到永恒的安慰。

我们一起祷告:
主啊,我们信身体复活,我们信永生;这一切都是你的恩典。帮助我们明白,一个人有没有永生在于跟你的关系,你说“信子的人有永生”,因为永生是在你里面的。你爱我们,为我们的罪尝过死味,你用自己的血涂抹了我们一生的过犯,使我们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你说在你眼中看圣民之死,极为宝贵。你的话使我们心里有力量;帮助我们时时爱慕,每天在你的恩典中心意更新变化。能够用日光之上,属天的眼光来看地上短暂的人生。帮助我们都能作敬虔的智慧人,在真理的圣灵的光照、引导下,作能看透万事的属灵人。祷告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