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26日:作完了一切所吩咐的

读经:路加福音17章5-10节

金句:路加福音17章10节
“这样,你们作完了一切所吩咐的。”

我们在凡事上应当向着神,一切是为了祂。有一个窑匠精心捏塑着一个花盆,一棱一角都毫不马虎。有人站在旁边,不以为然地说:“这花盆只不过用来装泥土,何必做得这么完美。”他回答说:“我的工作态度一向是这样。我的主曾经是拿撒勒的木匠,祂做一件事,必定做到尽善尽美。”路加福音17章9-10节,主耶稣说:“仆人照所吩咐的去作,主人还谢谢他么?这样,你们作完了一切所吩咐的,只当说:‘我们是无用的仆人;所作的本是我们应分作的。’”

因为这是“应分作的”,所以,不需与他人竞争,也不用跟人比较。神按着他的主权,照着祂所喜悦的,给人不同的恩赐。你是你,我是我,他是他。神多给谁,就向谁多要。多托谁,就向谁多取。祂没有要求我们达到多么完美,让人刮目相看,好像能在人前证明自己,而是单单要我们透过所做的来荣耀祂。

在主的圣工上,我们要有“非我不可的心志”,但也有“非我主可的”自知。儆醒在神面前,知道自己不过是仆人。我们不是自己有什么能力能够帮助神,而是依靠神、经历祂。神认识我们,我们的一举一动,祂都了如指掌。哥林多后书5章10节,保罗说:“因为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叫各人按着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恶受报。”

主看重每一个按祂旨意服事祂的人。你说:“我在夜里职班,神知道吗?”神知道。你在夜间按着更次看守羊群,像主耶稣降生的那个晚上,伯利恒野地里的牧人,神也看见。无论作什么,要从心里作,像是给主作的,不是给人作的。要看自己是神的用人,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为你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

“顺服”可以把事情做好,可是唯有“出于爱的顺服”,才能把事情做得“美”。不但把事情做得美,而且让过程成为“享受”。出于爱的顺服,哪怕是小小的服事,神也喜欢。司布真说:“你若属于基督,就必须作四件事。首先,就是顺服祂。让祂的话语成为你的律例,让祂的希望成为你的意愿。其次,你要爱祂。让你的心拥抱祂,让你的灵里充满祂。第三、你要信靠祂。第四、一切为了祂。如此,你的生命将向全世界显明你是属谁的。”

生命的价值不在乎年日的长短,而在于为谁而活。为“谁”做,比做了“什么”还重要。不是出于爱的顺服,勉强的服事常常会带着怨言,并且留于被动,在过程中也不成为享受,别人也不能享受你所做的。那些藐视神的祭坛,说:“耶和华的桌子是可藐视的。”他们献上有瑕疵的祭物,神的心就不喜欢,我们读玛拉基书就知道。

一切的良善不是我们的做为,而是圣灵的感动和引导。是主给我们能力,成全我们心里所羡慕的良善。使我们在最小的一件事情上,能够像天使在天上那样服事祂。

弟兄姐妹,当你清楚知道,你是甘心顺服主,给主做的,就要除掉孤单、委屈、沮丧……等等这些负面的感受。有句话说:“吃苦容易,吃亏难”。其实吃苦不容易,吃亏更难。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前书1章3节提到:“因信心所作的工夫,因爱心所受的劳苦,和因盼望我们主耶稣基督所存的忍耐。”

要用信心、爱心和盼望,来回应环境给你的挑战,坚持去做自己知道“该做的事”,把焦点放在那位召你的神身上。倪柝声说:“凡以神为满足的,是不会失望的。”唐崇荣牧师说:“劳苦加上甘心,就成了享受。”神不看你的地位,而是看你是否尽心?是否像基督的仆人,从心里遵行祂的旨意?

历代志上4章23节提到:“这些人都是窑匠,是尼他应和基低拉的居民;与王同处,为王作工。”有另外一个翻译:“这些人都是窑匠,是住在田园和篱笆中间的。”

窑匠不是什么高尚的职业,两手时常脏兮兮的,但是重要的是,王需要他们,他们是为王作工。那是何等的特权和尊荣呢!“为王作工”的心,一定改变他们对工作的态度。歌罗西书3章24节,保罗说:“你们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当我们知道是为谁做的时候,工作中的枯燥和压力就容易胜过。

曾有人解释“事业”跟“职业”的不同,说得很有道理。他说什么是“事业”?“事业”就是你今天做了,明天还“想”做。什么是“职业”呢?职业就是今天做了,明天还“得”做。

同样做一件事,“今天做了,明天还想做”这是“享受”。而“今天做了,明天还得做”有是就是“重担”。你心里感到这是“重担”,一下子就累了。当一件事情不成为享受,就会有想要“敷衍了事”的心态,就容易迟到早退;就会因为想要逃避,而许多埋怨,会跟人比较。但如果你感到,这是天父的事业,是给主做的,你就会儆醒感恩,想要把它作好。

“事业”跟“职业”不一样,而“使命”跟“工作”也大不相同。什么是“使命”?“使命”是你感到“非做不可”的事,“无论得时不得时”都一定要去做。“工作”就不是这样,是看心情、看条件、看人情……。心情好的时候做,心情不好就不做;跟人的关系好就做,关系不好就不做。如果别的地方“条件”比这里更好,就马上“换工作”。

今天你把主所吩咐的,当作是“工作”在做,还是“使命”在做?心态不同,结果就会大不相同。你把天父的事业,当作是“非作不可”的使命,知道这是“为王作工”,愿意把最好的献给祂,就会越做越好。

当你充满热情的去做“万王之王”要你做的事,就忘了时间。你专注去做主托付你做的事,全情投入,彷佛其他事情都不重要,在过程中就会很享受,而别人也能享受你所做的。你看这是你“分内应做的事”,就不需要喧嚷、扬声。不需要宣传自己,使街上听见你的声音。也不用跟人“比较”,只要照主所喜悦的,全力以赴,没有保留的服事祂。你没有保留的服事主,就不会留下遗憾。

保罗说:“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保罗比众使徒“格外劳苦”,但他晓得这不是出于他,乃是神的恩与他同在。一切都是神的恩典,他所做的,都是主给他成就的。所以“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这话一点也不错。我们做了分内应做的事,为什么要别人来称赞、感谢呢?别人不称赞、也不感谢,难道我就不做了吗?不,仍然要做,因为是主量给我,要我去做的。

美国知名的牧者陶恕牧师说:“‘为了主’这三个字,能把水变为酒,把卑贱的金属变成精金,使它有非凡的价值。”当我们照着神的心意做了祂所吩咐的,别人从我的服事得了帮助,我就把感谢归给神,并请这些得过帮助人,在父神面前以祷告来托住我,使我能继续作神所吩咐的一切。

今天你是否看重神的旨意和祂的荣耀,恒常柔和谦卑的去作祂所喜悦的事,哪怕在每一件平凡的事上也学习爱神,在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里,学习忠心呢?

你不觉得这是“分内应做的”,以为自己有什么“可夸之处”,就会因为骄傲而被神阻挡、丢弃。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祂不看我们所做事情的大或小,祂看我们的存心。马丁路德曾说:“当一个女佣在煮饭,打扫清洁,或作其他家务时,由于那里有神的吩咐,以致于这些看似卑微的工作,她也能看作是对神的服事,而且远胜于一切僧侣、修士在修道院的独自灵修。”

一位著名的清教徒说:“从外表来看‘洗碗’和‘讲道’确有分别;但就讨神喜悦而言,两者毫无分别。”美国大布道家葛培理牧师的妻子-钟路得姐妹,在厨房上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这里天天为主工作三次。”她把“为家人预备三餐”看作是对主的服事。她说:“哪怕主今天晚上就来,我还是要把全家人的早餐、中餐和晚餐准备好。”

当你把工作的“细节”赋予宗教的意义,看作是对神的敬拜,要把最好的献给祂。你感到这样做很有意义,很有价值。神配得这一切,神就会在你所做一切事情上赐福给你。十九世纪英国诗人费柏(Frederick William Faber,1814-1063年)说:“彩霞满天落日,繁星点点的夜空,美丽的高山,波光粼粼的海洋,芳香的林野,和鲜艳的花朵,都还远远不及一个出于爱主的心,在平凡、毫无诗意的日子里,为主操劳服事主的人来得美丽。”

神不轻看在平常的日子,任何一件对人有益的小事。因为主说:“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罗马书12章17节,保罗说:“众人以为美的事,要留心去作。”

章伯斯曾说:“如果我跟神是出于爱的关系,我们自然会遵行祂所说的,但如果我犹豫了,这是因为我爱另一个人,且把这个人放在跟祂竞争的位置,这个人就是我自己。”有人说:“你们热心服事还不是为了得奖赏、得冠冕。”你听过这样的话吗?

亲爱的弟兄姐妹,“得奖赏”不是服事主的“动机”,而是忠心服事主必然会有的“结果”。主有公义的冠冕、生命的冠冕、荣耀的冠冕……等等这些“不能坏的冠冕”为那些爱祂的人存留。这些奖赏,是主为了表达对我们的欣赏和肯定。

怎么知道主喜悦你、欣赏你、肯定你呢?就是当主把荣耀和尊贵作为冠冕戴在你头上的时候。主把冠冕赐给你,为的是使你能够把冠冕在宝座前“献给祂”。我们最大的喜悦是将来在天上我们能把冠冕放在主的宝座前,称颂主,说:“我们的主!我们的神!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因为你创造了万物,并且万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

愿主洁净我们的心,使我们照祂所喜悦的,用圣洁和公义事奉祂。

请我们一起祷告:
主啊,你能保守我们不失脚,叫我们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站在你荣耀之前。你给我们有机会,借着服事来报答你向我们所赐的一切厚恩。我们所能承担的是出于你。主啊,你不用手服事,好像缺少什么;生命、气息都是从你来的,但你刻意留下一些需要,吩咐我们去做。你喜悦我们出于爱你的心,为你所做的。主啊,我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众人的用人,服事众人。帮助我们不是只是用“嘴唇”尊敬你,心却远离你。你责备埋藏恩赐又恶又懒的仆人,而你自己给我们作了榜样。主啊,我们既知道这事,帮助我们照你所行的去行。求主加增我们信心,使我们用出于爱的顺服,作完一切你所吩咐的,叫你的心欢喜。祷告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