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15日:神的话永远长存

读经:诗篇119篇89-96节

金句:马太福音24章35节
“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

旧约圣经是用希伯来文写成的,最后一卷书的完成大概是公元前四百年。我们手上并没有任何一卷圣经的原稿,都是抄本,怎么知道我们手中圣经的经文是准确的呢?

在印刷术发明之前,圣经的流传主要倚靠人手抄写,而且是抄写在蒲草纸或羊皮卷上。按常理来说每一次的抄写都有可能出现抄写错误的问题,愈是近期的抄本,可能出现的错误疏漏就愈多,愈接近经文写作时期的抄本,愈古老的抄本错误就会比较少。

假如有原稿可以校对,抄写错误的地方很容易被发现,可惜大多数古代文献的原稿都失散了,圣经的原稿更是一本不存,所以这就成为不相信神的权能的人心里的存疑。

旧约正典在什么时候集成?什么时候被公认这些内容是神的启示?历史没有清楚告诉我们,犹太人相传是文士以斯拉集成了旧约。这些书卷在集成之初,已经被人认为是由神的感动而来的,而相继被放在会幕或圣殿中,后来又因应需要被制成许多抄本。

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认为旧约正典在亚达薛西王的时候,就是在耶稣基督降生以前四百年已经集成。这些手抄本与摩西时代的原稿相隔足有一千三百年之久。和原稿比对,中间会有多少差异呢?内容会不会失真呢?

在“死海古卷”被发现以前,被保存下来最早的手抄本称为“马索拉抄本”。抄写经文的文士,有一套很复杂的抄写程序,以保证经文抄写的正确,防止文士在抄写时可能产生的误差。

另外,旧约圣经也曾经从希伯来文翻译成希腊文。这是因为在希腊统治的期间,积极推行“希腊化”的政策。那些离乡背井、散居各地的犹太侨民慢慢开始不会说希伯来话。使徒行传6章1节记载:“那时,门徒增多,有说希利尼话的犹太人,向希伯来人发怨言;因为在天天的供给上忽略了他们的寡妇。”

我们看见在耶路撒冷,有只会说希利尼话的犹太人,他们只懂希腊文。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极需要有一本用当时通俗的希腊文所译成的旧约圣经。亚历山大大帝死了以后,照着但以理书11章4节的预言:“他的国必破裂,向天的四方分开,却不归他的后裔,治国的权势也都不及他;因为他的国必被拔出,归与他后裔之外的人。”

果然照经上的预言,亚历山大所建立的帝国就被手下的四个将领所瓜分。多利买占领了埃及;安提古那占据了叙利亚。四个将领彼此征伐,互有盛衰,不久就形成南北对峙的两股势力。北方是西流古王朝,南方是多利买王朝,而以色列人的故土就成了这两个王朝互相争夺的战场,也历经不同王朝的统治。

在多利买王朝的统治下,犹太人的感受是相对温和。因为多利买王朝的文化水平比较高,对犹太人的宗教抱持开放、尊重的态度。

埃及王多利买二世是一位爱好文学的君王,他要求犹太大祭司以利沙,从犹太十二支派里每支派选出六位长老,一共七十二人,带着律法书的羊皮卷,到亚历山大城去,把摩西五经翻译成希腊文。众长老只用了七十二天就全翻好了;经过彼此研讨及校勘后,将一致同意的译本呈献给埃及王多利买二世。以后其他的旧约书卷,也陆陆续续被翻译成希腊文。这本由通俗的希腊文所译成的旧约圣经就被称为“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成书于主前285年。在新约圣经里,使徒引用旧约经文的时候,多半是采用这个译本。和希伯来原文比照的时候,会出现一些差异,那是因为翻得更通俗。

那么,被保存下来最早的手抄本“马索拉抄本”,是主后五百年到九百年期间所抄,抄得正不正确呢?1947年,在巴勒斯坦一位名叫穆罕默德‧爱迪的贝都因人,因为在死海西岸寻找一只迷失的山羊,看到昆兰一带有许多山洞,就捡了一块石头,丢进洞里去一探究竟,没想到洞里传出有东西被打破的声音。

他就和同伴循着声音进到洞里,结果发现洞里有八个瓦罐,在瓦罐里他找到七卷薄薄的皮革,写满他们完全看不懂的文字。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只知道这些都是古代的经卷。经由美国古文字学权威奥布莱(William F. Albright)教授的鉴定。证实皮卷的写作时间是主前一百五十年左右,内容是旧约以赛亚书,哈巴谷书的注释,用亚兰文翻译的创世记,和那里的一个名叫昆兰社团的守则,和他们自己的“感恩诗集”。最重要的就是以赛亚书完整的抄本。

经过专家学者的通力合作,在接下来的几年间,经过多次探勘挖掘,到了1952年间,陆陆续续在十一个洞穴里,从3万片残片中,共发现900卷手抄经典。这些古卷有写在铜片上的,有写在蒲草纸上,有写在羊皮卷上的,都非常具有价值。从此“死海古卷”的名声就不径而走。

这些古卷,完整保存了除了以斯帖记之外的整个旧约圣经。经过专家用“碳十四”测得,这些经卷是主前两百年到主后六十八年间所抄写的。经仔细的研究对照,发现死海古卷里的旧约经文,和一千多年后的马索拉抄本几乎是一模一样,可说是一脉相承,相当准确,其间有差异的地方微乎其微。

当时大英博物馆馆长,也是极为著名的古抄本权威肯扬(Frederic Kenyon)爵士表示:“基督徒可以将整本圣经拿在手里,而毫不畏惧、也毫不犹疑地说:‘我手中拿着的是神真实的话语,代代相传,虽然经过长久的年代,但其中主要内容却从无损失。’”

因为神留意保守祂的话。神按着祂的定旨先见拣选写的人,也拣选抄的人。使徒行传7章22节提到:“摩西学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说话行事,都有才能。”

神让从始祖亚当起的“口传事迹”形诸于文字,用文字保留下来是从摩西开始。那么,摩西写的可不可信呢?完全可信。怎么知道?因为耶稣基督亲自为摩西的书作见证。约翰福音5章46-47节经文记载,耶稣说:“你们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为他书上有指着我写的话。你们若不信他的书,怎能信我的话呢?”

“圣经无误”的意思,仿佛是由神口述,人照自己写作的特色笔录下来。神看了之后说:“可以了,就是这样”。这叫“圣经无误”。

神用谁来抄写,保留祂的话呢?用犹太人。罗马书3章1节、2节,保罗提到,“犹太人有什么长处?”他说:“第一是神的圣言交托他们。”有人说:“犹太文士抄写圣经的精细程度,就好像今天影印文件一样。”

你说,要是中国人来抄写呢?必然不及犹太人。我们晓得李白有一首大家耳熟能详的唐诗《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首诗大家几乎都能背。但2009年日本一位初中三年级的华裔学生发现,日本汉文中,唐朝诗人李白所写的《静夜思》的内容不是这样。内容是“床前看月光,疑似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

基于好奇,他决心问个究竟。结果发现原来中国语文教材里的《静夜思》是明朝以后为了普及诗词而经过改写的版本。而日本汉语的《静夜思》是宋朝的版本,宋人推崇唐诗,距离唐朝年代更近,误传差错相对较少。也就是说,日本汉语的《静夜思》是更可靠的。

在古书《韩非子》里有一则“郢书燕书”的事迹。“郢”是楚国的国都,当时有个人想寄封信给燕国的宰相,因为天色已晚,光线昏暗,就叫一旁端蜡烛的仆人说:“举烛”,要他把蜡烛举高一点。可是或许因为他太专心了,把“举烛”二字也写到信里面去了。

燕国的宰相收到信之后,看到“举烛”二字,想了半天不明其意,就自作聪明,说:“‘举烛’者‘尚明也’,举贤而任之”,这纯粹是误会。韩非子提醒学者要“忠于原意”,不要穿凿附会。

再说翻译问题,我们晓得语言是不断在演进变化的,我们现在讲的是白话文,跟文言文之间就有很大的不同。希伯来文具有语言的稳定性,表达力强,句子精练,连词简单,充满动感,流畅达意。在诗歌上最能表现出,神让旧约用希伯来文写成,我们读诗篇非常通顺。

新约为什么用用希腊文写成呢?希腊文无论在动词的时态上,在名词的单数、复数,性别的阴性、阳性上,是最严谨的。没有任何会因为用词不够严谨而让人产生误解,或给人有可以钻漏洞,玩“文字游戏”的空间。

举个例子来说,路加福音22章10节,耶稣指示彼得、约翰:“你们进了城,必有人拿着一瓶水迎面而来;你们就跟着他,到他所进的房子里去。”当时上耶路撒冷过节的人很多,古代又没有现代的自来水,都要到有水源的地方打水。那么,在那么多拿着水瓶的人里面,怎么知道是谁呢?但圣经原文就给我了我们线索。原来希腊文里,耶稣所讲的“必有人”的这个“人”是阳性的,也就是男人。当时顶着水罐的多半是妇女,想象,许多妇女顶着水罐,迎面而来,但忽然有一个男人顶着水罐出现了,彼得、约翰就知道是他了。

或许你会问,怎么会是男的顶着水罐呢?就要从圣经的背景去了解。原来当时犹太人当中有一派敬虔的爱色尼人,他们就像圣经里的拿细耳人一样,是严格禁欲的修道者,是不结婚的。因为他们的团体当中没有女性,所以由男人负责来打水。

中国众教会所用的《和合本圣经》,就“文笔顺畅”而又“忠于原文”来说,已经翻得相当好了,是当时最好的白话文翻译。如今有许多新译本圣经的翻译,作为参照是非常好的,使所读的经文,更贴近原文。

一个年轻人回家来看望年迈的祖母,对她的虔诚有些不以为然,说:“奶奶,你要知道,你所相信的圣经是用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写的,不得不靠一些伟大的学者把它翻译成我们的语言。你怎么知道他们把它都翻译对了呢?”

他的奶奶怎么说呢?奶奶说:“小家伙,不要去管那些翻译专家的事,我已经翻译了其中一些,这些应许对我都是千真万确的!”

是的,神的应许都是千真万确的。有一个孩子,刚进大学读书,初次放假回家的时候,带着了一肚子新得到的学问对他父亲说:“爸爸,我已经是大学生,恐怕不能再像您那样天真地相信圣经了。”他父亲睁大眼睛望着儿子,半晌才对他说:“儿啊,这是你的自由,但你应该谨慎小心使用这自由。”

有一位敬虔的牧者说:“你只能用膝盖了解圣经。”了解圣经的前提,是存着虔诚敬畏的心,信这位开恩启示圣经的神,跪在祂面前,靠着祂的恩典来了解。不要疑惑,总要信。因为是出于神,圣经的“无误”不但是可信的,而且是必然的。我们相信圣经是神借着圣灵的完美启示。圣经所教导的一切,包括历史和科学,都是真确的。

主耶稣求父用真理使信祂的人成圣。祂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教会唯有切实遵守主的话,才能活出祂心意中的荣美。

愿神活泼有功效的道,继续运行在我们众人心里,使我们成为完全。愿众教会都按着主的心意被建造,继续传达神的特殊启示。愿神兴起合神心意的教牧、传道,使众人能在真道上同归于一,显出基督长成的身量。

请我们一起祷告:
主啊,当你在地上作人的时候,你的智慧和身量,并神和人喜爱你的心,都随着年纪一齐增长,你要属你的人也是如此。愿你借着真理的圣灵引导我们,更新变化我们的心意,使我们在你的恩典和知识上不断地长进,能显出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在你里面恢复神原造的形像。我们一生从年幼到年老,都仰赖你用活泼的道来引导,谢谢你感动我们拣选忠信的道,将你的典章摆面前。求主加添力量,叫我们更加爱慕;开我们的耳朵,叫我们每日聆听你借着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帮助我们充分把握住你的每一句吩咐、每一个命令和每一个应许,使我们靠你有力量,行走我们心中所向往的锡安大道,直到见你面的日子。祷告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