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7日:主道兴旺

读经:使徒行传19章1-20节

金句:使徒行传19章20节
“主的道大大兴旺而且得胜,就是这样。”

保罗第三次宣教之旅,在以弗所传福音大有果效;许多人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甚至平素行邪术的,也有许多人把书拿来,堆积在众人面前焚烧;他们算计书价,便知道共合五万块钱,主的道在那里大大兴旺而且得胜。解经王子摩根,在他的解经书里提到:“主的道大大兴旺,而且得胜”这句话之前有“因此”二字被省略了。作者路加的本意是要强调,“由于之前这些行动,因此主的道大大兴旺而且得胜。”

以弗所是当时罗马帝国的“宗教中心”,位于以弗所的亚底米神庙,更是古代世界的“七大奇观”之一。另外六大奇观是埃及吉萨的“古夫金字塔”,巴比伦的“空中花园”,希腊奥林匹亚的“宙斯神像”,希腊罗得港的“太阳神铜像”,埃及“亚历山卓灯塔”,和“摩索拉斯王陵墓”。

据说以弗所的亚底米神庙,规模宏伟可容纳五万人,每年远近观光客络绎不绝,很多人靠亚底米神庙发财。保罗在那里宣传“人手所作的不是神”,要人离弃这些虚妄,归向那创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永生神。宣传“神已经定了日子,要借着祂所设立的人,按公义审判天下;并且叫祂从死里复活,给万人作可信的凭据。”他在以弗所劝化众人,又在推喇奴的学房,天天辩论。主与保罗同工,借着保罗的手,行了些非常的奇事。甚至有人从保罗身上拿了手巾或围裙,放在病人身上,病就退了,恶鬼也出去了。

那里的属灵争战很大。使徒行传19章13-17节,经文记载:“那时,有几个游行各处,念咒赶鬼的犹太人,向那被恶鬼附的人,擅自称主耶稣的名,说:‘我奉保罗所传的耶稣,敕令你们出来。’作这事的,有犹太祭司长士基瓦的七个儿子。恶鬼回答他们说:‘耶稣我认识,保罗我也知道;你们却是谁呢?’恶鬼所附的人,就跳在他们身上,胜了其中二人,制伏他们,叫他们赤着身子受了伤,从那房子里逃出去了。凡住在以弗所的,无论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都知道这事,也都惧怕,主耶稣的名从此就尊大了。”

从使徒行传19章18-19节,所提到:“那已经信的,多有人来承认诉说自己所行的事。平素行邪术的,也有许多人把书拿来,堆积在众人面前焚烧;他们算计书价,便知道共合五万块钱。”可见那个地方迷信风气之盛。

五万块银子是多少钱呢?相当于一百五十个普通工人全年的薪水,可见烧掉的书是很多的。保罗在以弗所写信给哥林多教会,在哥林多前书16章5-9节提到:“我要从马其顿经过;既经过了,就要到你们那里去;或者和你们同住几时,或者也过冬;无论我往那里去,你们就可以给我送行。我如今不愿意路过见你们;主若许我,我就指望和你们同住几时。但我要仍旧住在以弗所,直等到五旬节;因为有宽大又有功效的门,为我开了,并且反对的人也多。”

虽然福音的果效惊人,但是反对的势力也很大。使徒行传19章23节,经文提到:“那时,因为这道起的扰乱不少。”或说“因这道起了很大的扰乱。”

有一个银匠,名叫底米丢,是制造亚底米神银龛的,他极力抵挡使徒,因为他和同行的工人生意开始受到影响了。他在意的不是亚底米是不是真神,而是不能让他断了“靠这门生意发财”的财路。

底米丢无论如何要维护亚底米女神的崇拜,不让它没落,只因要靠它赚钱。现在亚底米神庙的人潮大不如前,底米丢为了生意就带领群众起来闹事。保罗在以弗所如同“与野兽战斗”一般,历尽艰难。还好城里的书记,有效的安抚了众人,才制止了这场扰乱。

保罗知道在以弗所所经历的是属灵的争战,虽然好像是属血气的人起来寻衅攻击、制造事端。但保罗洞悉那恶者的诡计,他在以弗所书的末了,以弗所书6章10-12节提到:“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保罗强调,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他勉励以弗所的信徒,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以弗所书6章18-19节,保罗说:“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儆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也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胆,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

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却不凭着血气争战。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靠着主,倚赖祂的大能大力。以弗所书3章20节,保罗说:“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

在清朝末年,1870年有一位来自澎湖南寮的年轻读书人-林兼金,自幼学习中国经典,觉得书中有一套伦理的纯理论,但他想要行善,但常经验到无法实行。

有一次读到一张福音单张,上头记载“十诫”。他一条一条读过之后,感到这些诫命真好,但如果人无法遵守又有何用呢?但他发现十诫旁边有小字注解:“十诫是神的诫命,但人却不能守。神怜悯世人,就将祂独生子差到世间作救主。如果人们信服救主,不但罪能得赦免,也会从祂得到从天而来能力遵守神的诫命”。他觉得有道理,想多学习。

就像明朝的徐光启,就教于利玛窦来南京问道,林兼金找到英国宣教士李庥牧师(Rev. Hugh Ritchi),与他论道。他父亲知道后,说:“你为何弃圣贤之道,去就教于洋教呢?圣人之道不是修身齐家治国之本吗?你怎敢丢弃自古以来的圣贤之道?”

林兼金回答他父亲,说:“读书目的是求知识,若洋教经典论真理与得福之道,就未尝不可读。我从前信从孔子之道,但得着基督福音之后,就觉得孔子不能给我内心平安,因为孔子并未指出如何才能得到平安,也未指出如何才能真正服从诫命。”林兼金不但信主,而且作了李庥牧师得力的助手。可惜他信主,服事主的年日并不长久,十二年后就过世了。有人问林兼金的妻子:“为什么这样一位擅长讲道的文人,这么早就过世?”林兼金的妻子,怎么回答?她说:“贤者颜回也是早逝啊。”

马偕博士在台湾淡水带领一个信主的,也是一位文人-严清华。他看出神的道超越人间的传统教理。孔子只谈入世之道,不能像耶稣这样谈人的已往、现在,甚至对人死后的未来,也有明确的指引。耶稣牺牲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为了救赎我们,舍了自己性命的大爱,更是人间所无的。严清华心里清楚知道,民间的偶像不能救他的灵魂,他就不再去拜“连老鼠也能毁坏”的偶像,而是转向耶稣,信奉祂。

神的道指出人类的真正需要,并指出其唯一的补救办法、唯一的医治。钟马田牧师说:“讲道是把人‘终极的需要’讲出来,这需要源于人的‘无知’,导致了他对神的背叛。”以弗所书4章18-19节,保罗说:“他们心地昏昧,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都因自己无知,心里刚硬;良心既然丧尽,就放纵私欲,贪行种种的污秽。”

我们传福音的对象是什么样的人呢?是软弱的罪人,有些更是在不信、不明白的时候,作神仇敌的。但主耶稣能改变这一切,有了耶稣就有希望。以弗所书3章7-11节,保罗说:“我作了这福音的执事,是照神的恩赐;这恩赐是照他运行的大能赐给我的。我本来比众圣徒中最小的还小;然而他还赐我这恩典,叫我把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传给外邦人;又使众人都明白,这历代以来隐藏在创造万物之神里的奥秘,是如何安排的;为要借着教会,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现在得知神百般的智慧;这是照神从万世以前,在我们主基督耶稣里所定的旨意。”

神要借着教会,使人与祂建立正确的关系。所以教会是“真理的传扬者”,要受圣灵的托付,把人差出去传福音。把神给人的特殊启示教导人,使人因为听道,领受神在普遍恩惠之外,为爱祂的人预备的救赎恩惠。

帖撒罗尼迦人,他们听见真理的道,就欢喜领受,离弃偶像归向神,要事奉那又真又活的神,并且等候祂儿子,就是救他们脱离将来忿怒的耶稣,从天降临。帖撒罗尼迦前书2章13节,保罗说:“为此,我们也不住的感谢神,因你们听见我们所传神的道,就领受了,不以为是人的道,乃以为是神的道;这道实在是神的,并且运行在你们信主的人心中。”

保罗所传的是永活的神所启示的救赎真理,运行在顺从之人的心里。即便他后来身陷牢狱不得自由,仍然把握住机会传福音。使徒行传28章30-31节,路加说:“保罗在自己所租的房子里,住了足足两年。凡来见他的人,他全都接待,放胆传讲神国的道,将主耶稣基督的事教导人,并没有人禁止。”

对保罗而言,这是他“当尽的本分”──用温柔敬畏的心劝人与神和好,领人归向基督。倪柝声说:“若单是采用使徒的方法,还是不够的,除非我们有使徒的信心和能力,否则我们就仍然见不到使徒工作的果效。”

是的,当我们求主道兴旺,大大得胜,渴望看见更大果效的同时,要先追求属灵生命的深度,以致遇到使徒所遇见的试炼的时候,能够不灰心、不丧胆。并且能像保罗那样,无论过程如何,只要基督被传开了,就欢喜感恩。

请我们一起祷告:
主啊,愿你借着我们所做的,使你的道大大兴旺而且得胜。你的仆人保罗完全顺服你,服事你凡事谦卑,眼中流泪,又因犹太人的谋害,经历试炼。他殷勤的传神国的道,教导众人,凡与圣徒有益的,没有一样避讳不说的;或在众人面前,或在各人家里。三年之久,昼夜不住的流泪,劝戒各人。这是因为你的旨意,也是因为你的引导和感动。你与他同工,用神迹随着,证实所传的道。愿你天天用你恩惠的道建立我们,用你的灵感动、复兴我们,使我们也有与使徒相同的心志、信心和能力。无论我们在哪里服事你,愿你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你的教会。并愿许多不良的社会风气,因为人信了你,而得到更新改变。祷告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