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4日:住在全能者的荫下

读经:诗篇91篇

金句:诗篇91篇1节
“住在至高者隐密处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荫下。”

十九世纪著名的丹麦神学家祁克果(Soren Kierkegaard)说:“基督教的信仰不是一套宗教理念,而是个人与神的相遇。人遇见神之后,就不得不有所行动。”诗篇34篇8节,大卫说:“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

神是独一的,地位崇高、力量无穷,充满万有,是超越一切的至高者。祂乐意作我们的居所,永远与我们同在。申命记33章27节,经文说:“永生的神是你的居所;祂永久的膀臂在你以下。”但是人有罪,怎样与圣洁的神同住呢?

当会幕被建造的时候,出埃及记25章18-20节,神晓谕摩西:“要用金子锤出两个基路伯来,安在施恩座的两头。这头作一个基路伯,那头作一个基路伯,二基路伯要接连一块,在施恩座的两头。二基路伯要高张翅膀,遮掩施恩座。基路伯要脸对脸,朝着施恩座。”

所以在圣殿至圣所里面,有两个基路伯在施恩座上,他们的翅膀彼此相接。“施恩座”,是长二肘半,宽一肘半用精金做的盖子,盖在约柜上。它盖住了约柜里两块记着十条诫命的法版,就预表耶稣基督的救恩,遮盖了我们一切的过犯。我们的一切的罪,都被神的恩典遮盖了。

不爱神的人,“全能者”对他来说是一个“阴影”、是一个妨碍。但是借着耶稣基督与神和好的人,“施恩座”是神与我们相会的地方,是我们最安全、最有保障的地方。因为有神的同在,我们在这里领受祂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享受在祂里面的安稳。

希伯来书4章16节,作者勉励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在神的荫庇下,我们不需承受困苦带来的所有压力,而是信神必保佑我们脱离苦难,以得救的乐歌,四面环绕我们。

神不是要我们偶尔来朝见祂,不要我们只是遇到困难才来祂这里“避难”,而是要我们住在祂的家里,把祂当作自己的“居所”,永远不离开。神为了我们,会吩咐祂使者,在我们所行的一切路上保护我们。诗人说:“他们要用手托着你,免得你的脚碰在石头上。”

诗篇34篇7节,大卫说:“耶和华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四围安营,搭救他们。”这就是为什么没有神的许可,祸患必不临到我们,灾害也不挨近我们的帐棚,因为我们坚心信靠神。请留意,是“信靠神”,而不是“试探神”。

回想当魔鬼在旷野试探耶稣的时候,第一个试探不管用。魔鬼就带耶稣进了圣城,叫祂站在殿顶上,对祂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跳下去;因为经上记着说:“主要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着你,免得你的脚碰在石头上。”“耶稣对他说:‘经上又记着说:“不可试探主你的神’。”

不可以故意把自己放在危险地方,看看神怎么样?会不会为我行神迹?要神为我的冒失负责,这是不可以的。耶稣引用申命记6章16节的话:“你们不可试探耶和华你们的神,像你们在玛撒那样试探他。”用这节经文来回答魔鬼:“不可试探主你的神。”并且是说“经上又记着说”来否定魔鬼的断章取义。

神怎么救我们,在危难中怎么替我们解围,祂自有主张。有一次英国诗人古柏,心灵因为受到巨大的折磨,受不了,多次想要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一天晚上,他又陷入这样沮丧的心情,他打定主意,叫来了一辆马车,要车夫把他载到泰晤士河边,准备跳河自杀。结果那一天伦敦市起了大雾,整个伦敦被大雾笼罩,车夫找不到路,绕来绕去,又绕回了古柏的家。当雾散了,古柏发现来到的竟是自己的家门前时,他感到很惊讶,知道这是神的作为。下了车之后,他就双膝跪下,感谢神送来浓雾,阻止他自杀。

要知道,历史不是偶然发生,无目的在进展,而是按着神的定旨先见在进行。神创造了时间,因此时间是向祂开放的。祂掌管历史,并且从起初就指明末后必定要成就的事。因此基督徒要有所预备,在生活中随时与神发生联系,不要怕干扰。

《西敏信条》告诉我们,神为了叫自己的智慧、能力、公义、良善与恩惠的荣耀得着称赞,就根据祂绝无错误的预知,以及自由与不变的旨意,借着祂那全智与全能的护理来维持、引导、安排并管理一切被造之物,包括他们所有的行动和所发生的一切大小事情。

大卫说:“耶和华在天上立定宝座,祂的权柄统管万有。”在哪里说的呢?诗篇103篇19节。

加尔文说:“就人而论,不管是好人或歹人,基督徒深知,他们的筹算、意志、努力,以及能力,都在神手中,并且神随己意扭转这些人的心,也迫使他们照祂的意思行。”所以在人的意志之上,有神的旨意。箴言21章1节,所罗门说:“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

面对凶恶的信息,不要焦急惧怕,而要等候神,仰望祂。神会按祂选择的时间和方式来解决我们的问题。诗篇91篇14-16节,神说:“因为他专心爱我,我就要搭救他;因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处。他若求告我,我就应允他;他在急难中,我要与他同在。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贵。我要使他足享长寿,将我的救恩显明给他。”

你说“专心爱主”重要吗?至关重要。所罗门死后,以色列国在罗波安手中分裂成南、北两国。北国九个朝代十九位君王,都是坏的,个个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南国犹大有一些好王,比如:希西家、约西亚。亚撒、约沙法父子。

约沙法是个好王,但是却做了糊涂事。如果说他父亲亚撒的过失,在于与亚兰王便哈达结盟,求助于亚兰王,没有专心仰赖神。约沙法的败笔就在于与以色列的坏王亚哈交好。历代志下18章1节记载:“约沙法大有尊荣资财,就与亚哈结亲。”

约沙法所作过最糊涂的决定,就是让自己的儿子约兰娶了亚哈和耶洗别的女儿亚他利雅,这事为犹大国种下了祸因。因为时间关系,今天暂时不多提。

历代志下18章2-3节记载:“过了几年,他下到撒玛利亚去见亚哈;亚哈为他和跟从他的人宰了许多牛羊,劝他与自己同去攻取基列的拉末。以色列王亚哈问犹大王约沙法说:‘你肯同我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吗?’他回答说:‘你我不分彼此,我的民与你的民一样,必与你同去争战。’”因为约沙法做了糊涂的决定,与亚哈结亲、同盟,就很爽快的答应以色列王亚哈的请求,助亚哈一臂之力,和他同去争战。但不忘提醒以色列王亚哈:“请你先求问耶和华。”

当以色列王亚哈问犹大王约沙法说:“你肯同我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吗?”历代志下18章28-32节,经文记载:“以色列王和犹大王约沙法上基列的拉末去了。以色列王对约沙法说:‘我要改装上阵,你可以仍穿王服。’于是以色列王改装,他们就上阵去了。先是亚兰王吩咐车兵长说:‘他们的兵将,无论大小,你们都不可与他们争战,只要与以色列王争战。’车兵长看见约沙法便说:这必是以色列王,就转过去与他争战。约沙法一呼喊,耶和华就帮助他,神又感动他们离开他。车兵长见不是以色列王,就转去不追他了。”

约沙法在危急的时候,呼求神,神就帮助拯救他。但亚哈却不然,虽然改装上阵,有一人随便开弓,恰巧就射入他甲缝里。亚哈受了重伤,当晚就死了。亚哈为什么死?因为神要他死。为什么神要亚哈死?因为他贪拿伯的葡萄园。

列王记上21章16-19节记载:“亚哈听见拿伯死了,就起来,下去要得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园。耶和华的话临到提斯比人以利亚说:‘你起来,去见住撒玛利亚的以色列王亚哈,他下去要得拿伯的葡萄园,现今正在那园里。你要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你杀了人,又得他的产业吗?”又要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狗在何处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处舔你的血。”’”

神以看不见的双手在掌控一切,他已经差先知以利亚预先宣告。哪怕亚哈作好防范,改装上阵,神让一个人随便开弓,“恰巧”就射入他甲缝里。当神不再向亚哈施恩、不再宽容,就让他死在战场上。却保护了约沙法,帮助他,感动那些追赶他的敌军离开。

约沙法在危急的时候呼求神,三十二个亚兰国的车兵长,无论老花、近视、散光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不是以色列王,就转去不追他了。而亚哈不靠神,只靠自己;神让他被箭射中,哪怕他穿着铠甲,箭仍然不偏不倚的射入他的甲缝里,而且是没有瞄准,随便射的。圣经说:“到晚上,王就死了,血从伤处流在车中。”列王记上22章37-38节,经文说到:“王既死了,众人将他送到撒玛利亚,就葬在那里;又有人把他的车洗在撒玛利亚的池旁(妓女在那里洗澡),狗来舔他的血,正如耶和华所说的话。”

神怎么说,事情就必那么成就。祂已经命定,结果就是如此。所以要信服神,安稳在神手中。诗篇91篇3-4节,诗人说:“他必救你脱离捕鸟人的网罗和毒害的瘟疫。他必用自己的翎毛遮蔽你;你要投靠在他的翅膀底下。他的诚实,是大小的盾牌。”

保罗‧区普牧师说:“人生的精彩,不在乎轻轻松松,或一切尽在自己掌握中,而在乎神的恩典临到我们,闯进我们的生命中。”我们是彼得口中所说:“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要有因信而有的乐观。

章伯斯(Oswald Chambers)说:“耶稣很少在我们期待祂的时候出现;祂常在我们最料想不到的时候出现,并且是在最不合逻辑的情况下。对主忠心就是随时预备好,迎接祂出其不意地造访。”让我们每天凭着信心,在神话语的光中行走,见证神完备的救恩,将神的名所当得的荣耀归给祂。

请我们一起祷告:
父啊,我们感谢赞美你,你既然创造天地,借着你的爱子,维系这个浩瀚的宇宙,你必然能应付我们今天生活中大小问题。你应许必照荣耀的丰富,在爱子里使我们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你能将各样的恩惠,多多的加给我们,使我们凡事充足。凡等候你的都是有福的!谢谢你拣选我们,使我们亲近你、爱慕你,以你作我们常住的盘石,永久的居所。父啊,愿你吸引人来,把“永远住在你的帐幕里,投靠在你翅膀下的隐密处”的这种渴慕,放在更多人的心里。在这个纷扰不安的世代,使他们的心转向你。求主用你右手扶持每一个你所选召的人,使他们尝到你恩典的滋味。我们把一切荣耀、颂赞都归给你。祷告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