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3日:真凭实据

读经:提摩太后书1章6-12节

金句:提摩太后书1章12节
“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

生活在现代都市,如果没有电,将会是难以想象的不方便,因为处处都要用到电。没有电,大楼的人要走楼梯,不能坐电梯;没有电,手机不能用,也不能上网,电脑不能用,电视不能看,广播节目不能听。有些需要空调的地方,如果停电,在炎炎夏日简直不能活。

“电”是什么?人怎么会想到去运用到它呢?英文的“电”这个字,electricity是源自于希腊文“琥珀”这字。古人发现,当一块布跟琥珀相互摩擦后,琥珀就能吸附一些小碎片,如绒毛、稻草、羽毛等等。这种“带电”的现象,引起人们的好奇。

但是如何把电留住呢?1746年,荷兰莱顿大学物理学教授穆申布鲁克,用磨擦的方法制造静电后,把它暂存在有水的瓶子里,这就是著名的“莱顿瓶”。有了“莱顿瓶”以后就可以随处“放电”。但电能够真正运用在生活中,关键人物是十九世纪英国有“电学之父”的法拉第(Sir Michael Faraday)。

法拉第是一位非常谦卑的基督徒科学家,父亲是一位铁匠,家里有九个兄弟姊妹。由于家境贫穷,法拉第的教育程度只到小学。小学毕业后就去一印刷工厂当学徒,但却使他有机会读到很多需要他装订的书;结果他白天装订,晚上读书,不知不觉就读了很多的书。

在众多的书本里,他留意到一本由英国“圣诗之父”艾萨克‧华滋所写的《悟性的提升》这本书。

艾萨克‧华滋是一位博学的基督徒,十七世纪英国大复兴的时期,他开创了圣诗写作,藉诗歌造就信徒的属灵风气。他写《悟性的提升》这本书的目的,主要是提供基督徒一套有系统的读书法,使他们的悟性,能有效的得到提升,心思能够被更新。他在书里提到五个方法:

一、好好作笔记。随时记录自己的心得、感想,整理收集到的资料,理出思路,让它成为自己的东西。

二、持续上课。尤其是对一个失学的人,不要闭门造车,而要把握机会去听课,让自己的知识得到进一步的充实。

三、找读书同伴。中国有句话说:“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读书需要互相讨论,而讨论不用局限在口头上,也可以透过书信交流。

四、成立读书会。让多元的观点呈现,帮助自己看事情能够看得更准确、更周全。

五、培养观察力,和表达的能力。读了书之后要自己仔细的观察,因为“文字”和观察到的“事实”常是有距离的。同时要训练自己懂得精准用词,使人不产生混淆、误解。

这本书在法拉第的学习上给了他好的指引,他从书本里得了启发,就开始自己去钻研。拉第很喜欢读物理和化学方面的书,还经常去听各种科学的演讲。当他读了电学的书,就去买了“莱顿瓶”。因为做事严谨、仔细、不怕麻烦、也不嫌枯燥,法拉第得到当时英国著名的化学家亨弗瑞‧戴维(Sir Humphry Davy,1778-1829年)的青睐,让他跟在身边做助手。

法拉第很喜欢作实验,1821年透过实验他发现“电磁感应现象”,经过通电的回路,电磁会转动。他知道“磁力”可以转换为“电力”,有了“电力”,就能产生“动力”。我们所使用的马达,插电之后能转动,就是这个原理。以后法拉第再发现“动力”可以转换成“电力”,“发电机”就是运用这个原理。有了“发电机”和“马达”奠定日后电机工业发展的基础,人类才开始逐渐进入电力时代。

法拉第在接连取得重大科学成就后,各种名利的试探也随之来到,他对此他一概予以谢绝。他说:“神把骄傲给谁,那就是神要那人灭亡。”他说:“我生长在铁匠之家,我是铁匠的儿子,我的一生是活在那位大铁匠──上帝的锤炼中的。”

他见证,之所以对科学会有如此执着和坚持不懈的毅力,都源于天上的阿爸天父,同时也感谢他父亲的信仰给他带来的影响。法拉第是教会的长老,在明白圣经上下过很深的功夫,他坚信圣经里所有的真理。他说:“唯有圣经,是每个人在各样境况中,唯一充分的向导,此外别无它途。”

晚年的时候法拉第很喜欢一首诗:“夜幕低垂星明亮,遥远的天际传来阵阵的呼唤。轻解系岸的绳索,静静地滑入海洋。不再携带指示方位的罗盘;不再恐惧两旁的波浪。我知道此刻,我终将亲眼见到那引导我一生的领航者”。

当法拉第临终时,有人问他在想什么,他回答:“我的心很平静。”并引用提摩太后书1章12节,经文上的话:“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付祂的,直到那日。”法拉第相信他离开世界以后,神会照顾他的妻子。

当有些记者们要他针对灵魂和死亡,提出他的推测时。作为教会长老的法拉第很吃惊的说:“推测!对有关推测的事我一无所知,直到如今,我始终安稳在确信的事实上。”法拉第临终前最后一句遗言就是:“我的一生是用科学来事奉我的神。”这位谦卑的电学大师,不是懂了一些科学,就证明“没有神”,而是一生从神的创造中,见证祂的荣耀。

奠定“现代天文学”基础十六世纪的伟大天文学家克卜勒说:“科学是人类一种“跟随上帝的思想去思想”的企图。”

十九世纪马克斯威尔,接续法拉第成为“电力学”和“磁力学”的大师。马克斯威尔比法拉第年轻四十岁,从幼年时,他就这样跟神祷告,说:“神啊,求你指教我学习你手所做的工,也坚固我服事你的心志。”他接续法拉第,继续透过科学探索来服事这位从幼年就坚信的创造主。

爱因斯坦最佩服的三位科学家,牛顿、法拉第和马克思威尔,无一不是虔诚的基督徒,他们都是完全的谦卑与渴慕,来面对神的奥秘与无限。

神爱我们,祂按着自己的形象造了人,使我们成为有灵的活人,可以寻求祂,并学习祂手所做的工。诗篇115篇16节,诗人说:“天,是耶和华的天;地,他却给了世人。”

神把祂的知识与我们分享,叫作“启示”。圣经是“神多次多方的启示,借着人写成的书”,是人受圣灵的感动之后,说出从神而来的话。提摩太后书3章16节,保罗说:“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苏格兰著名的小说家斯各脱爵士(Sir Walter Scott),他在临终的前一天早晨,坐着轮椅叫仆人把他推到书房,他的女婿坐在他的旁边。斯各脱对女婿说:“请把书读给我听!”女婿看着书房里上万册的书籍,觉得毫无头绪,就问说:“哪一本书呢?”斯各脱回答:“只有一本书!”女婿才恍然大悟,知道所指的是圣经,于是就拿起圣经,读给他听。

当人要离开世界的时候,所有的书都没有用,只有圣经能给人带来真实的安慰。

德国总统统兴登堡,八十四岁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医生看他的病已经没有好转的可能,体力也一天不如一天。就对他说:“死神已来到门口了。”兴登堡不慌不忙拿起了枕头旁边的圣经,翻到约翰福音第14章,就慢慢地读耶稣的话:“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读完了就对他的医生说:“请死神来吧!尽管请他来,我已经预备好了。”

以赛亚书40章8节,先知以赛亚说:“草必枯干,花必雕残,惟有我们神的话必永远立定。”今天如果我们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心灵的空虚将是多么的大?心灵的仿徨和焦虑将是多么的深?

北宋王安石写如一首诗名叫“新花”,诗里说到:“老年少欢娱,况复病在床。汲水置新花,取慰此流芳。流芳只须臾,我亦岂久长,新花与故吾,已矣两相忘。”

王安石老年卧病,感到没有什么欢娱,他在案头摆放一瓶新花,让花的香味冲淡药味,赏花也可以增加一些情趣;但看到花渐渐枯萎,又触景伤情,感到非常无奈。

只有神的话能给人带来盼望,如同雨雪从天而降,不会返回,却滋润大地,使地上万物生长。神的话也是如此,句句必要应验,没有一句会落空。神一切的命令尽都真实,出于祂的话,祂必会负责。

信心不是建立在我们对自己的感觉上,而是建立在神永不改变的话语上。罗马书15章4节,保罗说:“从前所写的圣经,都是为教训我们写的,叫我们因圣经所生的忍耐和安慰,可以得着盼望。”

论到人离世的居所,约翰福音14章1-3节,耶稣说:“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

坟墓只是信徒旅世暂息之所,天堂才是永远的家。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天上却有欢乐的团聚,永恒的圆满。主耶稣说:“我们心里不要忧愁。”那要怎么样呢?要信神,和祂的话。因为神已经开恩将永远的安慰,并美好的盼望赐给了我们,借着所传给我们的福音真道,使我们无论住在身内,或离开身外,都能够时常坦然无惧。希伯来书2章10-11节,作者说:“原来那为万物所属,为万物所本的,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使救他们的元帅,因受苦难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因那使人成圣的,和那些得以成圣的,都是出于一;所以他称他们为弟兄,也不以为耻。”

使人成圣的基督,和得以成圣的“神的子民”,都是出于神。主特意为我们而来,希伯来书2章14节,作者说:“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他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

主甘心为我们受死的苦,好叫我们因祂的恩得称为义,可以凭着永生的盼望成为神的后嗣。保罗说:“死的毒钩就是罪”,主耶稣满足了父神公义的要求,为我们在十字架上舍命流血,祂的宝血成为我们洗罪的泉源,使我们能够安然见神。

德国哲学家康德说:“我这一生要知道的只有三件事情,一、我能知道什么?二、我应当做什么?三、我有什么盼望?”

一个没有永生的人,面对死亡,心里就只有恐慌。法国一位记者,在他的报导里描述存在主义哲学家沙特(Jean Paul Sartre,1905-1980年),临终前的情形的时候,他这样说:“死后要面对神审判的事实,让沙特陷入恐惧而抗拒死亡。”

因为空想的哲理在生死交关的时刻,犹如“沙土”不能支撑他。沙特一生不信神、不信天堂、不信地狱,但临终时,却发现这些并不是由他“信不信”来决定。他最后只能在恐惧中绝望的离世。

有一位即将动脑部手术的出家人,躺在病床上,心里很惶恐,他说:“老实讲,我的心像没有根的草一样,随风飘荡。”但是在另外一张病床上,一位也是要动脑部手术的基督徒却能说:“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知道主与我同在。”他知道会有风险,但是他的心里十分平安,因为神的话是他真实的依据。主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祂是神的儿子,因祂活着,我们能够面对明天。

神给我们临终最大的恩典,就是借着祂的话让我们知道“一切都是恩典”。让我们赞美神,将神的名所当得的荣耀归给祂!

请我们一起祷告:
主啊,你借着使徒保罗写下,离世与基督同在,是“好得无比的”。你拣选了我们,把这奥秘启示在圣经里,使我们知道我们将往何处去,并知道你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你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我们仰望你,并且欢喜期盼这眨眼之间的改变。愿你用你的训言引导我们,用你的圣手扶持我们,使我们借着圣灵的能力,大有盼望。主啊,在“新型冠状肺炎”的疫情紧张的时刻,愿你预备人的心思想永恒,借着人间的苦难使多人归向祢。我们为在疫情中受到感染,失去健康的朋友祷告,主啊,求你怜悯医治,当他们思想永恒的时候,帮助他们意识到,他们不能再失去灵魂。愿你调度万事,叫爱你的人得着益处。祷告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