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日:新的发现

读经:申命记31章1-8节

金句:申命记31章6节
“你们当刚强壮胆,不要害怕,也不要畏惧他们,因为耶和华你的神和你同去。他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

美国知名的牧者华伦‧魏斯比牧师(Warren Weirs be)在他所写的《与属灵伟人同行》这本书里提到:“好多属灵的巨着都是被放逐之人心血的结晶。保罗在监狱中写成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和腓利门书。本仁约翰在监牢里写成《天路历程》。山姆‧罗得福在被放逐期间完成《罗得福书信》。”

因为他们有着“属天的高度”,就是在患难中,他们也是欢欢喜喜的。他们不为自己的处境担忧,而是为着即将有新的发现,在这新的领域里可能会有新的进展,以及会达到新的成就,神借着他们在这里所要做的新事,而充满期待。

他们没有把时间花在忧郁、苦闷上,而是随时身处“以马内利之境”,他们看见了主的荣耀。华伦‧魏斯比牧师说:“我们要记得山姆‧罗得福不仅是一位果敢的护教学家,也不仅是讲究教义的神学家,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一生亲近主的人,他的笔随时准备好写主的事。在这苦难,忙乱的世代,我们要留意他的劝勉,懂得更加亲近主。”

本仁‧约翰(John Bunyan年,1628-1688年)在贝福得的监狱里,说:“在我的生命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深入神的话语中,有些意思是我以前从来没有看明的,在监狱里它的光向我照明。主耶稣基督也从来没有如现在这样的真实,在这里──监狱中──我实在的看见祂,觉得有祂同在。”他在监狱里写成了《天路历程》这本书。这是一本用“寓言”、“比喻”的方式所写成像“游记”一样的书。

《天路历程》在英国出版后,在本仁约翰过世前就已经销售超过十万册。这本书是用神奇而优美的比喻,说出人们内在和外界的试探与挣扎,令读者发出对人的同情心及对神的敬畏。相信本仁‧约翰在写的时候,有神给他特别的智慧,圣灵引导他的心,使他写下这本不朽的名著。因为他对于“人性”和“人生”是以寓言形式来描述。所以读者很容易把自己带到故事的情节里,在不同的场景里反省自己灵性的光景。

孙大中曾经与几位电台同工把《天路历程》录成了广播剧,播出后很受听众欢迎。一位听友写信来告诉我,说他从中受益很大,剧里的许多片段与场景,使他更加明白要怎样守护好自己的心灵。这本不朽名著最早被翻译成中文是在清朝咸丰三年(1853年),由英国宣教士宾威廉所翻译,首开以中文翻译外国文学的滥觞。本仁‧约翰被关在监狱里的时候,仍掩不住心中的喜悦。他说:“我在监狱里,和在家里一样安舒;我一直坐下来写,因为喜乐催促我写。”

保罗在罗马坐监,写成腓立比书,信里提到:“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腓立比书是一卷字里行间充满“喜乐”的监狱书信。虽然保罗人被罗马兵丁看管着,但是他一无挂虑,仿佛置身在山顶,景象清晰,没有风暴威胁,因为有基督的平安在他心里作主。

主必成就祂说过的话,因为属天的盼望与前景,我们就不因患难而丧胆,而是在百般的试炼中靠主喜乐。没有属天生命的人,自然不知道怎么运用属天的能力;但我们已经与基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虽然还未得着荣耀复活的身体,但我们的灵性是与基督一同在天上的。我们洗归入基督耶稣的人,凡事是与主“一同”,与主“联合”的。歌罗西书1章13节,保罗说:“他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他爱子的国里。”

这是已经完成的事实。神赐给我们神国里的生命,祂已经在祂的爱子里接纳了我们。我们得救的那一天已经进到天上的至圣所,已经有了属天的地位。如今我们在地上的生活是“用属天的位分”在地上彰显神的荣耀。神看我们是祂的见证,是属天的“圣民”。神这样看我们,我们也当这样看自己。

山姆‧罗得福(Samuel Rutherford),是十七世纪苏格兰著名的传道人。他体贴大牧人的心肠,在苏格兰忠心的牧养群羊。他每天凌晨三点,就起身与主有亲密的交通、默想,为会友祷告。他所牧养的会友高度评价这位牧者,说:“他总是在祷告,总是在传道,总是在看望病人,总是在带领查经,总是在阅读、写作。”

这位神的忠仆,一心忠于神的托付。在他来之前,那里的信徒心是冷淡的,但是两年之后教会就开始复兴。他的心情就像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前书3章8节,对帖撒罗尼迦的信徒所说的:“你们若靠主站立得稳,我们就活了。”

罗得福感到自己是一个像保罗一样,欠了福音的债的人。常常去探访会友,不能去就写信给他们,而且在主前一一为他们提名代祷。回想保罗在使徒行传20章20节,对以弗所教会的众长老说:“你们也知道,凡与你们有益的,我没有一样避讳不说的;或在众人面前,或在各人家里,我都教导你们。”罗得福就是这样服事,为会友的灵魂时刻儆醒,好像要交账的人一样。他常常恳切祷告,要把基督和所牧养地区的人,紧紧地联结起来。

1636年,他出版一本关于恩典的著作《为神的恩典辩正》,纠正当代错误的神学思想,质疑主教制度,结果引起英国大主教的不满。七月时,他被召去爱丁堡受审。审判后,他被停止牧者,禁止在苏格兰传道,并且被放逐到亚伯丁城。当他被放逐亚伯丁的时候,他在他的信上总是写着:“神的宫殿亚伯丁”。

亚伯丁(Aberdeen)是苏格兰东北部的一个渔港,罗得福犹如被“软禁”在那里。但他知道,他是为真理的缘故受苦,他看自己正如约翰被放逐拔摩海岛一样。又像约瑟在王的囚犯被囚的地方坐监。

古罗马帝国时代,把重要的犯人,流放到与世隔绝的拔摩海岛。对于被流放的人来说,拔摩海岛是一个“埋葬希望的岛”!这海岛很狭窄,完全没有和人接触的机会。从人的角度来看,约翰是被充军,被人“隔离”,与世隔绝了;但约翰却在这里领受了神关乎末后的启示。神特意让约翰暂时“与世隔离”,接受“强制性的孤立”,好使他专心的将神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记下来。

神借着约翰,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众仆人。当时候到了,神又使约翰从拔摩岛被释放,再回到以弗所继续祂的圣工。可以推想约翰在拔摩海岛上记下了启示的内容,回到以弗所后,写成了启示录。

有人说:“摩西写天地的开始,约翰写天地的结束”,如果主不启示给约翰,我们就不能知道天地要怎样结束,未来我们有什么盼望。但感谢神,借着约翰成就了末后最重要的工作,让祂预先看见了永世的荣耀。

约瑟在“王的囚犯被囚的地方”坐监,有了机会结识酒政,为他日后的出监,埋下了伏笔。原来神在监牢里要预备约瑟作宰相,并借着酒政作的梦,为他出监铺路。借着伺候王的囚犯,约瑟能明白更多埃及国的事。神让监狱成了为约瑟“量身打造”的学校,任谁也想不到。

山姆‧罗得福无论身在何处,他“不见一人,只见耶稣”。他的书信“发信地址”总是写“在亚伯丁基督的行宫”。当他被押解去到亚伯丁的途中,他写了一封信给他的妻子,形容他的旅程时说:“我现在是往基督在亚伯丁的行宫去。”他把为主受苦看作是赴王的筵席。

在亚伯丁,罗得福从心灵深处不断的涌出美辞。他说:“虽然亚伯丁这座城,是软禁我的监牢,但是基督使它成为我的宫殿。它是四处花香,结果累累,令人留连忘返的乐园。”作为神的仆人,罗得福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他不求自己的安乐,只求神的旨意成全。1630年他在一封信里写道:“我不盼望自己毫无创伤,未曾流血就回天家。”

他在亚伯丁,一共写了两百十九封信,后来有人又搜集了他别的书信一百四十三封,印成一本书,于1664年出版。书名很叫《复活的约书亚》,副标题才是《罗得福书信》。为什么叫《复活的约书亚》呢?因为出版的人看罗得福有如“窥探了迦南美地,把果子带回来给以色列人看的探子──约书亚”。罗得福像被扔进火窑里的但以理的三个朋友,从火窑里上来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火燎的气味。他不是在山谷里哀叹,而是在山上不断地与主灵交。

今天我们多么容易灰心失望,把大好的时光用来忧愁,我们应当要思想这些属灵的前辈,所给我们留下的典范。有一首诗歌“玉漏沙残”(The Sands of Time Are Sinking)作者就是用罗得福所说的,“以马内利之境”作为每一节的结尾。

“玉漏”是古代计时的工具,西方人用“沙漏”来计时。罗得福归主之前,曾经有过一段放荡的少年时期。他对他的朋友说:“我真是愚拙,让光明的太阳从早晨空照到下午,及至夕阳快西下,才及时悔悟,太可惜了!”他在写给朋友的信里提到:“玉漏沙尽,应即把握时间,及时寻求你的主。”正如所罗门在传道书12章1节所说:“你趁着年幼,衰败的日子尚未来到,就是你所说,我毫无喜乐的那些年日未曾临近之先,当记念造你的主。”

罗得福于1661年过世,活了61岁,他对基督和教会的热爱始终不渝。他帮助英国教会写下著名的《西敏信条》,根据传统说法《西敏信条小要理问答》就是他所编成的。当他离世之前,查理二世复辟,要查禁他的书,要审判他。当出庭的命令送达时,罗得福他对召他上法庭的人说:“至高的审判者的征召先到了,我必须先答应祂呢!”又说:“我理应依命出庭,但是我告诉你,在未出庭之前,我就已经去到一个世上君王和显要,很少能到的地方。”

愿罗得福牧师的信心脚踪,佳美的牧者风范激励我们,让我们在如同被铁链捆拘之处不发怨言,而是与主更加亲近。期待更深的认识主,从祂的话语得着更多的造就。并愿主借着我们所处的环境,成就祂自己的工。

请我们一起祷告:
主啊,你为爱你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他们得了秘诀,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都不能困住他们。主啊,帮助我们善用时间,享受你在敌人面前为我们摆设的筵席。借着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使我们更多的知道你,在人看为困难的境遇中,领受你所赐更多的恩典。赐福我们今天所听见的,叫我们不灰心也不丧胆,而是期待新的体验如同活水,从你充满恩惠和慈爱的泉源涌出,不断地滋润我们,孕育我们,使我们灵命茁壮,能在各处见证荣耀你。祷告祈求献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