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31日:敬虔老人

读经:约伯记5章19-27节

金句:约伯记5章26节
“你必寿高年迈才归坟墓,好像禾捆到时收藏。”

一百多年前从加拿大到台湾宣教的马偕博士曾说:“我宁愿烧尽,也不愿锈坏。”马偕博士在三十年的时间里面,在北台湾建立了六十间教会,还办了医院和学校,对台湾的影响很大。我们也不要让自己松散、安逸的过了一生,而要让自己像一艘运送灵粮的船只,照主的心意服事这一世的人。

使徒行传13章36节提到:“大卫按神的旨意,服事了他那一世的人,就睡了。”大卫在神的旨意中,走完人生的路程,最终安息在主怀里。神亲自给大卫作见证,说:“他是合我心意的人。”今天我们是否也像大卫一样遵行神的旨意,服事我们这一世的人呢?

约翰‧卫斯理有一个很美的祷告,他说:“我的主,别让我成为无用的人。”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1703-1791)和他的弟弟查理‧卫斯理,是影响十八世纪英国大复兴的重要人物。他生于1703年,父亲是英国圣公会的牧师,外祖父也是一位牧师。卫斯理从小就顺服神,循规蹈矩,不放任自我。

1709年2月9日,当约翰‧卫斯理五岁的时候,家里突然失火。全家人仓皇逃生,只剩下他还在家里睡觉。等到惊醒过来,大火已经烧到楼梯,他不能下楼,也没有人能上二楼去救他,家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结果他跑到窗户旁边,爬到一个箱子上面。这时,有一个人踩在另外一个人的肩膀上,靠近窗边把他救了出来。当那人一把抓住他,顷刻之间,屋子就倒塌下来。约翰‧卫斯理的爸爸,心里充满感谢,向那些帮忙抢救东西的人大声喊说:“各位邻居快来,让我们跪下感谢神。祂叫我的八个孩子,一个都不失落!任凭房子烧毁吧,我的心已经满足了。”

约翰‧卫斯理这次免于在火场罹难的奇特经历,让他父母深信神对他一定有什么特别的托付,要他去作。他母亲苏珊娜在日记里写着:“我要对于这个孩子的灵性特别注意,因神施恩为他预备,比我为他打算要好得多,我要将神的真道与德性,灌输在他心中。”

约翰‧卫斯理长大后,自己也觉得儿时的脱险,乃是神的特别拯救。他画了一张图,描绘一栋失火的房屋,下面写着撒迦利亚书3章2节的经文:“这不是从火中抽出来的一根柴吗?”果然,约翰‧卫斯理一生用火热的心传福音、抢救灵魂,竭力按神的心意行各样的善事。

在历史上神所重用的仆人,往往会对自己灵魂的得救有过一番挣扎。约翰‧卫斯理也不例外,起先他一直设法作自己的救主,想要靠自己所行的义救自己。

有一次,他乘船横渡大西洋途中,遇见了大风暴。当时他被风浪吓到了,心里非常害怕,可是他看到与他同船“摩拉维亚弟兄会”的弟兄姐妹们,却神情泰然,一点儿也不惊惶。虽然外有狂风巨浪侵袭,他们仍像处在风和日丽的阳光下一样的宁静安祥,不但大人不怕,连小孩也不怕。约翰‧卫斯理心想,为什么他心里会慌张,而他们却不怕?他心里就很渴慕这样的平安。

虽然他每天读经祷告,去监狱探访,赒济穷人,过着非常敬虔的生活。但是他跟神的关系并不深入,他的信心并没有正确的对准目标。从年幼开始,他就把“得救的盼望”奠基于他所做的事情上。虽然他口称耶稣基督为他的救主,但是他把“得救的盼望”放在他日常的表现上,和他所做的圣工上。

1738年5月24日晚上,当卫斯理独自走在街头时,听到有人在家中唱诗的歌声。他就寻着歌声走进一位莫拉维亚弟兄的家教会里,独自坐在后边。当时的讲员是一位刚从美洲回来的莫拉维亚宣教士,他正在朗读两百多年前由马丁路德所写的《罗马书注释》序言。

约翰‧卫斯理听见马丁路德在《罗马书注释》里面清楚陈述“因信称义”的教义后,他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不能凭着过圣洁生活或遵行律法规条而得救。他觉悟到他虽然愿意照着圣经所说的话来约束自己,但就像保罗所说的:“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心里多有愧欠。

当他明白“因信称义”的真理之后,如释重负,也从自责、自卑的心境里走出来。卫斯理回忆基督在他心里奇妙的改变,说:“大约在九点差一刻时,当时,奇怪得很,一股暖流流进我的心,我感到我已相信基督为我的救主,基督已经除去了我的罪,且把我从罪和死的律中拯救出来。”当下他的心里感到异常火热。圣灵在他心里动工,使他确信,他是神的儿女。

得着复兴之后的卫斯理,到处去布道,工作更有能力。约翰‧卫斯理不但有循回布道的恩赐,更擅长组织,能把布道之后信主的人组织起来,继续陪训他们,成为布道的生力军。卫斯理深深知道,没有人能不吸收新东西,却能不断讲道。他必须不断学习、研究,才能成为不断供应的布道家。他说:“准备好你要说的,那样才有人听你。”他的毅力与恒心令人佩服。

他不但勤奋读书,使自己博学多闻,而且自己写书。他写各种各样的书,而且不限于宗教。他生平大大小小著作有两百三十多种。他写诗歌、写研经材料、祷告文、单张、给儿童编写日课。

约翰‧卫斯理的工作量十分惊人,在他五十二年的事奉生涯,平均每年走四千英哩,很多时间是在马背上。他讲了四万多篇道,写了五十多卷讲道集。他每天早晨四点钟就起床,常常清晨五点就开始讲道。他爱失丧的人,所以积极的把福音传给他们。他爱贫穷的人,关怀他们的生活,尽所能的行善。他对自己尽量的节省,但对穷人尽力捐助。他爱初信者,帮助他们,训练他们成为门徒,尽量满足他们属灵的需要。神给他广阔的心胸,以致他说:“全世界都是我的教区。”他派宣教士到各地去宣教。他不能做的,就组织人去做。他热心帮助平民大众能够落实宗教生活。保罗说:“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就必作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主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约翰‧卫斯理全心为主,为主读书、为主旅行,当他快到八十岁时,还是经常旅行、写作、讲道,平日他还要处理许多行政上的工作,可是他说:“我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疲劳。”他把每一天献给神,享受在主里的喜乐。他一生追求“合乎圣经的圣洁”,希望达到“天使般”的完美,能够讨神喜悦。

我们很容易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忘了我们是主耶稣从火里抽出来的一根柴。理当把自己献给主,终身事奉祂。约翰‧卫斯理说:“当你点燃自己,人们自然就喜欢来靠近你的光和热。”

比约翰‧卫斯理小十一岁的英国大布道家─乔治‧怀特腓德,在他献身服事的在三十四年中曾向二十万至三十万数目的听众,讲过一万八千篇道。他在英国及美国各处宣讲福音。所到之处,无不轰动。他曾经为布道,十三次横渡大西洋。除了在美洲殖民地到处布道之外,他几乎深入英国每一个角落,包括威尔斯、爱尔兰和苏格兰。

神给了怀特腓德演说、雄辩及表演天分,十八岁他到牛津读书,不久就结识了卫斯理兄弟,在他们的帮助下,他的灵命长进得很快。怀特腓德不爱慕虚荣,而是实事求是,他照着加尔文所明白的圣经的神学,就是归正神学,看重圣经在生活中的权威,加上火热布道的热忱,和卫斯理兄弟一同带来了英国教会的复兴。 

根据记载,怀特腓德讲道时,带着恳切的说服力和火热的爱,当他举行露天布道的时候,他那宏亮的声音,一英哩之外就可以听得到。许多人了怀特腓德感人至深的讲道,眼泪夺眶而出,悔改归向基督,比如当中一位圣诗作者─罗宾逊。(Robert Robinson,1735-1790)

年轻时是个小混混,喜欢到处惹事生非。17岁的那一年,他听了怀特腓德传讲的马太福音3章7节的信息:“毒蛇的种类,谁指示你们逃避将来的忿怒呢?”就觉悟到自己需要基督的救赎,因而悔改归主。以后罗宾逊成为一位传道人,还写了许多诗歌,而其中最有名的一首就是“万福源头”。他感到自己“如羊失群,远离父家走迷途”,是主来救他脱离危险,流出宝血,洗净他的罪污。他记念主的恩典,委身事奉,仰望主一直引导,直到他安抵天家。他也知道他的心容易放荡,远离父家慕虚华。在歌词末了他说:“今献身心求加印记,永作主民在父家”。

年轻时的罗宾逊生活放荡、不受约束。但是信了主以后,生命焕然一新,在英国剑桥忠心服事神。在英国有无数像他这样的青年,因为听见福音整个人的生命焕然一新。随着福音的宣讲,神的大能所到之处,到处带来光明与生命、圣洁与爱。当蒙恩得救的人,顺服神的旨意,尊重神、爱人,就营造出一个充满爱心的社会,消除了仇恨,免除了流血革命。

当英国讲道王子司布真年轻的时候,像以色列人在旷野仰望铜蛇那样的仰望基督,确知自己得救以后,他立志要活着来荣耀那位用宝血洗净他的救主。他被神重用成为当代英国最有能力的传道人。

宣信博士从《成圣的奥秘》这本书里得到启发,照着主的话,到主这里来,确信自己有永生之后,他跟主立约,把自己交托给主,求主使他全然成圣,合乎主用,那一年,他十四岁。神大大使用他,一如使用在大马色的路上看见大光的使徒保罗。他们虽然死了,却因这信仍旧说话。

法国文豪雨果(Victor Hugo)曾说:“何等大事,被爱!何等更大事,就是去爱!”一个敬虔的基督徒,到老能够带着从神而来的光采,无惧于死亡的来到,因为有神所启示的圣言,如同灯照在暗处。在完成主召他们做的工之前,主不会接他们回天家。他们的心能时常坦然无惧,因为是按着神的旨意在服事。愿你我都能成为神为“这一世”的人所预备的礼物。

请我们一起祷告:
主啊,你要我们的光照在人前,让人看见我们遵行你旨意的好行为,就把荣耀归给天父。你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如何。你救了我们,以圣召召我们,不是按我们的行为,而是按你的旨意和恩典。主啊,仅此一生,不要让我们成为无用的人,以致空手见你。你说义人要发旺如棕树,生长如利巴嫩的香柏树,他们年老的时候,仍要结果子;要满了汁浆而常发青。求主叫我们儆醒生活中的闲懒、放纵,愿你的灵火焚烧我们,使我们终身为你火热。主啊,我们越专心爱你,世界就越难诱惑我们。我们越明白你的旨意,在灵程路上奔跑就有越定向,努力就越有目标,也就越容易恒心忍耐,直到在你台前得着你的奖赏。求主坚固我们的信心,加添我们力量,牧养我们、扶持我们,直到永远。祷告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