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21日:神所应许的必能作成

读经:罗马书4章17-24节

金句:罗马书4章21节
“且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必能作成。”

每年春分过后,满月以后的第一个礼拜天就是“复活节”。主耶稣的复活是历史事实,而非传说。哥林多前书15章3-4节,保罗说:“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

这是“福音”最简要的内容。基督因为爱我们,甘愿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加拉太书3章13节,保罗说:“基督既为我们受了咒诅,就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

罗马书8章1节,保罗又说:“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就像“十字架”的符号,极简单,却有着极丰富的含意。

当人问起“十字架”的意义时,你可以告诉他:人有罪,原本应当是我们该受咒诅,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应该是你和我。结果那原本应当向我们施行的审判,却归到了耶稣基督的身上。他在十字架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因为神怜悯我们,把我们从绝望中挽回,让我们在他的爱子的牺牲里,得蒙救赎,过犯得以赦免。

在中国,没有“复活节”,只有“清明节”。清明扫墓,慎终追远,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份。清明节告诉我们,人不是永远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神从一本(或说从一个血脉)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每一个人离开世界的主因,都是因为“神所定的年限”到了。其它如癌症、衰老、意外、....等等都是“次因”。

神是永恒的,当神按着自己的形像造人的时候,就把“永恒”的本质放在人里面。传道书3章11节,所罗门说:“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这里“永生”的原文就是“永远”。神把永恒的意识放在人的心里。人被造成“有灵的活人”,我们有“物质的身体”和“永远的灵魂”。

“身体”是看得见的,“灵魂”是看不见的。身体只是暂时的,灵魂是永远的。灵魂是一个人“自我的位格”,能够意识到我的存在。法国哲学家,也是有名的数学家笛卡儿(Rene Descartes,1596-1650)有一个很有名的哲学命题,就是“我思故我在”。

笛卡儿认为,这是绝对可靠的真理与第一原理。我“存在”所以,我才会思考。我怎会存在,并且意识到我的存在呢?因为按着他自己形像造了能思考的我。我的灵魂不是从尘土来,是从赐灵魂的神来的。

荷兰一位心脏病学家拉穆尔说:“即使大脑不再运作,意识仍然存在。”他说:“大脑可以想象成像电视机,而电视节目并不在电视机里。”拉穆尔推论:“人的意识和身体机能之间一定有方法沟通。”但怎么沟通?那是神创造的奥秘。

电视机是一个载体,是为了节目而存在。如果说身体像一台电视机,那么,灵魂就是电视机里面播出的“节目”。电视机会坏,但是节目不会坏。当我们的生命气息结束,照所罗门在传道书里所说:“尘土仍归于地,灵仍归于赐灵的神。”(传道书12章7节)

这种“灵魂和身体分开”的状态只是“暂时”的,就好像睡觉只是“短暂”、“片时”的事情,并不是永远的。耶稣看“在他里面而死,他要叫他复活的人”只是“睡了”。我们的身体归回尘土,暂时休息了,等到主来。那么信主的人的灵魂呢?已经与主同在乐园里了。这是神开恩启示,让我们知道的事情。

一个在主里面而死的人,当他离世就与基督永远同在。保罗说这是“好得无比的”(腓立比书1章23节)。人死并非如灯灭,并不是一切就都结束了。旧约乔布记19章26节,乔布说:“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神。”

你说:“人死了就完了,就结束了。”那是只是人“一厢情愿”的想法。希伯来书9章27节,作者说:“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

人死了不是就完了,因为死后还有审判。传道书12章14节,所罗门说:“人所作的事,连一切隐藏的事,无论是善是恶,神都必审问。”人所作的,要向造他的主交帐。人是神按着他的形象样式造的。人不但有自由,而且能够觉悟。植物、矿物被造,却没有自由。

有一个人一心想去美国纽约,看看“自由女神”。他对自由女神说:“自由女神,你在这么美丽的纽约,矗立了几十年,上百年,真好!”自由女神说:“好是好,就是没有“自由”。”

神给动物自由,但是使它不能觉悟。鸵鸟把蛋踩碎了,也不觉的心疼,因为神没有把悟性给它。但人可以选择,也可以觉悟,这就有了“道德”的可能。人与动物不同,因为人是道德的活物。孟子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人皆有之,辞让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这是中国人看“人”跟“动物”(禽兽)之间的不同。

德国大哲学家康德说:“有两件事,我越思想越惊奇,使我心里常常充满敬畏,就是我头顶上灿烂的星空,和我心中的道德律。”康德发现在他头上有“自然律”,在他心里有“道德律”;在他头上有闪着星光,规律运转星空,在他心里说对他说话的良心。“道德律”和“自然律”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真实。“自然律”是根据神,“道德律”也是根据神。你不能只接受“自然律”,而不接受“道德律”。

美国着名的政治家,丹尼尔‧韦伯斯特(Daniel Webster)曾经三度出任美国国务卿,并且长期担任参议员,为人所敬重。他讲过一句话,他说:“曾进入我脑中最重要的思想,就是我个人向神负有责任。”这就是为什么要需要神所赐的救恩,因为人死并非结束,而是要面对造你的主,要向他交帐。可惜今天人活在一个很大的危机里,就是“向神负有责任,却不把神当神。”说“没有神”,或者把不是神的当作神,活在自己欺哄自己的迷信里,轻忽了他的永恒。

十八世纪美洲大陆知名的清教徒牧师约拿单‧爱德华滋说:“毫无疑问,现在正在阴间的人极其惊骇地感受到永恒的广大和生命的短暂。他们完完全全地明白了“今生”的一切和在永恒中要经历的事比起来,实在无足轻重。”他说:“人所犯的最大错误莫过于“忽略他宝贵的灵魂”。”

康德说:“我这一生要知道的只有三件事情,一、我能知道什么?二、我该做什么?三、我有什么盼望?”德国悲观主义哲学家叔本华(Arthur, Schopenhauer, 1788-1860)他不住的问自己:“我是谁?我要到哪里去?”

今天整个世界最缺乏的就是永恒的把握。在中国明朝的时候,公元1600年徐光启在南京问道于利玛窦,三年后信主受洗。根据可靠的文献记载,徐光启潜心考究生死大事,寻找永恒的把握。可惜儒家的书籍里面没有详细说明,再参考其它三教九流的书,也不得其真解,找不到答案。

仰观俯察,抚今思古,心里有颇多的疑团。他想要在活着的时候,找到永恒的把握。但孔夫子只告诉弟子:“未知生,焉知死。”对人生最关键的问题,“存而不论”。

明神宗万历二十七年,偶然听闻利玛窦的名字,特来南京问道。利玛窦告诉他,天地万物必有一无上真主,化育生成,他是人类的天父,也是大君王。人的灵魂不死不灭,在活着的时候,敬畏主行善,则永归天乡,与神同在;否则沉沦地狱,与魔鬼同群。利玛窦把信主的道教导徐光启,徐光启欢然接受,信了耶稣,成了当代很有名的“奉主道”的中国官员。

日本一位名人贺川丰彦,也是一个寻找永恒盼望的人。他说:“我非常感激神道教、佛教和儒家思想。我从这些信仰中获益不浅。我之所以天生有一种敬畏的态度,对超越现世生命的价值,有着一种永不满足的渴求,并努力遵行中庸之道,都完全是归功于这三个民族的信仰。

但这三个信仰完全无法满足我内心最深的需要。我是一个行走在一条漫长道路、而且无法回头的客旅,我很疲惫,脚也走得很痛。我在黑暗和凄惨的世界中漂泊,这里充满了悲剧。我昼夜以眼泪为食物....佛教教导我伟大的慈悲……但自古以来,有谁曾经宣称:‘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最后他决志跟随耶稣,成了日本少见的基督徒。

一位罗弟兄分享自己信主的经过。他说:“我家祖传信仰道教,家中设有妈祖神坛,祖父祭拜妈祖已经七十多年。他每天早、晚烧三枝香又叩拜,我就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祖父85岁,总算卸下一生的劳苦,开始安享晚福。不幸有一天,他身体不舒服,我母亲带他去看医生,医生却诊断不出他患了什么病。除了让祖父吃药外,母亲还走遍台北大小庙宇,不停的向菩萨求平安,好让祖父的病得医治。

然而祖父的病情不但没好转,反加重了,医生束手无策。那阵子,我一直在祖父的床边看护着。最后,他在痛苦中说了一段话:“我要走了,但我不知道往哪里去,前面一片黑暗,又没有人带我去……。”就这样,他咽下最后一口气与世长辞了。

我当时20岁出头,哪里会想到死后的去处呢?但祖父去世后,他最后讲的话却不断在我脑海中盘旋,挥之不去。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但祖父让我觉得这是一个不能不思考的问题,我必须花时间找出答案才好。但是谁能告诉我呢?我领悟人渡过短暂的今世后,就要离开这世界,但往哪里去呢?

同学介绍我去找牧师,牧师告诉他,“你所困扰的问题是人生最严肃的问题。人人都在思想死后要到哪里去,大家都想上天堂,但是不知道天堂怎么去。今天我告诉你,圣经指出的那条路,就是往你死后想去的地方。人因为有罪,不能上天堂。唯有相信耶稣、认罪悔改的人,才能上天堂;因为人必须经过耶稣宝血的救赎,才能到天父那里去。”

牧师继续说:“耶稣基督降世为人,是为我们的罪承受了严酷刑罚─被钉死在十字架,第三天复活。所以我们每一个人只有接受耶稣作救主,罪得赦免后才能上天堂。”

那天,神借着牧师打开了我的心窍。牧师翻开圣经,指给我看,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十四6)

我马上高兴地喊着:“我找到了!我真的找到了!”顿时,我的忧愁一扫而空,我的心充满着喜乐与平安。我接受耶稣基督成为我个人的救主,之后就把这好消息带给我们全家。不久我们全家都信了主,热心服事主。

罗弟兄不但信主,以后还奉献自己作传道人,因为他觉得人生没有一件事比救人的灵魂更重要。

亲爱的朋友,神所应许的必能作成。约翰壹书2章25节,使徒约翰说:“主所应许我们的就是永生。”神差他独生子到世间来,使我们借着他得生,因为他爱我们。主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给万人作可信的凭据。他已经首先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将来我们也要复活变化。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瞬间我们就成了不朽坏的。

他的复活就是我们复活得永生的保证。若是你还没有永恒的把握,透过今天的信息,盼望你能确实明白这关系你永生的真理,并愿你接受这个好消息,走上恩典之路。

请我们一起祷告:

“主啊,谢谢你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又使我们成为国民,作父神的祭司。谢谢你顾念我们的生命,爱惜我们的灵魂。你不愿我们因无知而灭亡,乃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谢谢你舍自己作万人的赎价。父啊,谢谢你救了我们,以圣召召我们,不是按我们的行为,乃是按你自己的旨意和恩典。主啊,你已经把死废去,借着你的复活显现,你将不能坏的生命彰显出来,叫我们因信在你里面成为有盼望的人。你的怜悯和爱我们的大爱,天天显在我们身上。我们为今天所有在你面前决志信你的人祷告,主啊,他们是你预先知道的人。愿你用你的恩手扶持他们,用你灵洁净他们,使他们顺从你,敬畏你,将荣耀归给你。祷告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