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9日 旷野吗哪:日落的那边

2017年12月9日 旷野吗哪:日落的那边



全年读经:但以理书[11–12] 犹大书[1]

古代以色列人出埃及时,四十年的旷野生活中,上帝赐给他们的神奇食物就是吗哪。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上帝为属祂的儿女预备的现代吗哪,属天灵粮就是《圣经》。神不仅能在旷野开道路,更贴心的为祂的百姓预备属天灵粮。邀请您带着承接恩典的器皿,领取今日新鲜的《旷野吗哪》。

欢迎收听《旷野吗哪》,我是你的灵修伙伴孙大中。【歌罗西书3:4】保罗说:“基督是我们的生命,祂显现的时候,你们也要与祂一同显现在荣耀里。”感谢神赐下活泼的圣言,开恩将一切关于生命和虔敬的事赐给我们,使我们因为明白神永世的计划活着有一份笃定和把握,爱慕神的话语,昼夜思想的人有福了。

今天我们要思想的灵修题目是:《日落的那边》,所要读的经文在《新约圣经·希伯来书》11章8-16节,请预备好您的《圣经》,我们先来听一首诗歌《主活着》

《主活着》

1.我奉一位复活主,祂今在世活着;
我知道祂确活着,不管人怎么说;
我见祂手施怜悯,我闻祂安慰声,
每次当我需求祂,总必答应。
2.在我所处环境中,主爱常在我旁,
虽然有时心烦恼,但我绝不失望,
我知救主引领我,冲破狂风怒潮,
不日我主必再来,大显荣耀。
3.我奉一位复活主,祂今在世活着;
我知道祂确活着,不管人怎么说;
我见祂手施怜悯,我闻祂安慰声,
每次当我需求祂,总必答应。
副歌:
基督!耶稣!今天仍然活着!
祂与我谈,祂伴我走,生命窄路同过;
我要传扬!救恩临到万民;
你问我怎知主活着,因主活在我心。

读经:希伯来书11章8-16节

【来11:8】 亚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时候,就遵命出去,往将来要得为业的地方去。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哪里去。
【来11:9】 他因着信,就在所应许之地作客,好像在异地居住帐棚,与那同蒙一个应许的以撒,雅各一样。
【来11:10】 因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
【来11:11】 因着信,连撒拉自己,虽然过了生育的岁数,还能怀孕。因他以为那应许他的是可信的。
【来11:12】 所以从一个仿佛已死的人就生出子孙,如同天上的星那样众多,海边的沙那样无数。
【来11:13】 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
【来11:14】 说这样话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
【来11:15】 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
【来11:16】 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称为他们的神,并不以为耻。因为他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

背诵默想金句:

「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希伯来书11章16节

灵修短文:《日落的那边》

摘自考门夫人

《奔向日出》2015年12月07日

博岱特牧师(Rev.R.Burdette)去世前不久,写了一封私人信函给杂志社编辑,说:「当我向着太平洋远眺,观赏日落美景,地平线的那端,对我来说了如指掌,因为我刚从那里回来。太阳沉落于日本,众星在中国的天空升起,菲律宾也在同一个方位,我很熟悉那一带。」

「当我观看日落时,我还渴望另一地,它是那么的实在,只是在我视野之外。我从未见过任何曾经到过那里的人,然而它比我所知道的任何地方都更真实。」「那地是在日落的那边--是永恒之地,是灵魂的归宿、永远的福地。据我所知,这个天堂美地是绝对的、不动摇的、不改变的。是确切得没有丝毫乌云遮掩的。我对地球上的若干地区,有时还混淆不清;不过我对另一个世界的认识,则一点也不含糊。」

当日头西沉时,信心却照耀得更加明亮;希望也使得歌声更加高亢,唱出丰收的乐章。我感觉到,我的工作即将终结。这最好的差事,我做得并不够好。或许其中有一小部分,还说得过去。不过,这一切都将过去。我巴望在天父那里,由于有更好的材质、更理想的照明,我应该可以表现得更好。

远离罪恶,积极行善,常保自己在主里的圣洁,最好的方法就是常常亲近主,天天阅读神的话语。诗篇16篇第8节:“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因祂在我右边,我便不至摇动。”《旷野吗那》节目有上帝的话语成为您每天生活的准则。

主题思想:《日落的那边》

德国哲学家康德曾说:「我这一生要明白的只有三件事情。第一就是,我能够知道什么?第二、我应当做什么?第三、我有什么盼望?」第一个问题是理性知识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道德行为的问题。第三个问题是宗教永恒的问题。

感谢神,祂曾照自己的大怜悯,藉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我们,叫我们有活泼的盼望。神已经开恩,将永远的安慰,并美好的盼望赐给我们,使我们心得安慰。

使徒信经的信仰告白最后的三句话「我信罪得赦免,我信身体的复活。我信永生。」整个使徒信经信仰的宣告是以「永生」做为结束,而这永生是神所赐的。感谢神,这是何等大的恩典。

死是众人的结局,活人也必将这事放在心上。「死亡」是残酷的、是羞辱的,所以一般不愿多谈,认为这是一种「忌诲」。在中国是如此,西方人的态度又怎么样呢?西方人是把死亡「淡化」,拿「死」来开玩笑,好像这样一来「死亡」就感觉没有那么可怕了。但其实内心深处仍然是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和焦虑。

一个人临终前最需要的,除了减少肉身的痛苦之外,就是得到心灵的平安。许多人面对死亡,会惊恐的问说:「我要到哪里去?」其实在问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更该问:「我是从哪里来的?」

生命的本身就是神所给一分厚礼,我们来到世界上就是一桩奇迹。神有造人的旨意,祂按着自己的形像造人,把人造成「有灵的活人」。这个必朽坏的身体只是灵魂暂时的居所。孙大中喜欢用一个比喻来说:「身体好像电视机,灵魂好像电视节目。电视机会坏,但是电视节目不会坏。」电视机坏了,但是节目照常播出,不在这里播,而在别处播。在哪里呢?肉体之外。

人的身体是神用地上的尘土造的,创世记2章7节,经文说到:「耶和华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当人死的时候,传道书12章7节,所罗门说:「尘土仍归于地,灵仍归于赐灵的神。」

路加福音20章38节,主耶稣回答撒都该人的提问,对他们说:「神原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因为在他那里,人都是活的。」或说:「在祂看来,人都是活的。」我们要不就在这里活,要不就在那里活。

有一个故事说到,有个人要找春天栽种的花。在花房里面,他看到一株盛开的金菊。让他感到惊奇的是,这株菊花竟然摆在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里,长在一个破旧而且生锈的铁桶里。这人心想:「假如这株名贵的金菊是我的,我一定让把它摆在最漂亮的花盆里,向众人展示,绝对不会把它摆在这么不起眼的角落。」

当他跟花店老板谈到这株金菊的时候,花店老板解释说:「这只是暂时的,我总是先在这个旧铁桶里种花,一旦它开始开花,我就会把它移植到花园。」这个人一听笑了起来,「啊,明白了,原来这只是暂时的。」

希伯来书告诉我们,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我们的本体,不过是尘土。我们的年日如草一样,发旺如野地的花,经风一吹,便归无有。雅各说:「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但是神爱我们,祂将一切都更新了。腓立比书3章21节,保罗说:「他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

哥林多前书15章42-44节,保罗说:「死人复活也是这样,所种的是必朽坏的,复活的是不朽坏的;所种的是羞辱的,复活的是荣耀的;所种的是软弱的,复活的是强壮的;所种的是血气的身体,复活的是灵性的身体。若有血气的身体,也必有灵性的身体。」

耶稣基督已经首先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将来我们也要复活改变像祂,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瞬间,我们成了不朽坏的。那不再是血气的身体,而是灵性的身体。

怎么知道这是将来必成的事呢?基督已经复活,祂就是我们复活的保证。因为祂活着,我们也要活着。腓立比书1章23节,保罗说:「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孙大中把这节经文称之为「双赢一二三」,两边都好。当我们生病的时候,要抱着“双赢”(doublewin)心态。神让我留下来,有祂的美意。神在疾病中把我接走,让我息了自己的劳苦,用这样的方式结束我的生命,我仍要赞美祂。

基督徒评论家及神学家包利罕(F.W.Boreham)说:「有一天,我短暂的人生将没入黄昏,日落时刻也要来临。到那时,在暮霭之中,异乎寻常的黎明却要在我面前展现。在日落的最后一道光线之后,将有我从未见过的白昼升起;那一天将把我失去的岁月悉数追回,而且永不再有黄昏。」

将来不再有黄昏日落,因为不再有黑夜。启示录22章5节,使徒约翰说:「不再有黑夜;他们也不用灯光、日光,因为主神要光照他们;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

启示录21章22-25节,约翰说:「我未见城内有殿,因主神,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那城内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荣耀光照,又有羔羊为城的灯。列国要在城的光里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将自己的荣耀归与那城。城门白昼总不关闭,在那里没有黑夜。」

我们确信有一天在天上,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也不再有黑夜,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主要将一切尽都更新,我们要和爱我们的主永远同在。

有一首诗歌「日落之那边」是由一对爱好圣乐的基督徒夫妇博乐克(Virgil P. Brock,1887-1978)和妻子博佩兰(Blanche M. KerrBrock,1888-1958)共同创作的。

1936年,美国面临经济的大衰退,许多家庭失去一切财富,甚至有富翁流落到街头卖起了水果来,许多人因破产而失去信心。在那个百业萧条、经济极度不景气的年代,个性乐观的博乐克也难免消沉。

那年夏天,博乐克夫妇应指挥家罗德夫的邀请去一个湖边作客。他那生来瞎眼的表兄包尔和他的妻子也是座上宾客。湖边的宾馆景色秀丽。一天傍晚,两对夫妇隔水西望,坐观落日,灿烂的晚霞,在湖面上相映争辉,变化万千,充满了神荣耀的光辉,令他们赞叹不已。晚餐时博乐克还念念不忘刚才看到的奇景,再度提起。他的表兄包尔在一旁附和:「我也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落日。」

对一个盲人来说,可谓「语出惊人」,我们心想:「一个盲人怎么看得见呢?」他接着说了:「我是藉别人的眼睛看见的,并且比看见比别人更多,甚至看到日落之那边更美的景色。」

表兄包尔的一番话触动了博乐克的灵感,想到死亡只不过是地平线,而地平线只是我们视野的极限罢了。在「日落之那边」我们有荣耀天堂的盼望,信心让我们构到「地平线」以外,预先享受了未来。

博乐克随即吟唱出「日落之那边」这首诗旋律,妻子博佩兰是音乐家,立即走到钢琴旁合奏,当下就完成了这首词曲优美的诗歌。

第一节歌词说到:「日落之那边,赐福之早晨,在天堂乐境,与主相亲。劳碌尽完毕,荣耀之黎明,日落之那边,永远欢欣。」

唱完一节,但第二节歌词还没有着落。当晚他们经历了一场骇人的暴风雨,于是博乐克写下第二节歌词:「日落之那边,云雾尽消失,无风暴威胁,无忧无虑。荣耀快乐日,永远快乐日,日落之那边,欢乐不息。」

博乐克继续想到表兄包尔的妻子,携手引领她那看不见的丈夫,帮助他前行的情景。他写下了第三节歌词:「日落之那边,主亲手引领,到父宝座前,见父荣面;同在荣耀中,主伸手相迎,美丽的那边,直到万年。」

第四节,他再写下将来在天家与所爱的亲友团聚的情景:「日落之那边,故人乐团圆,亲爱者久别,欢喜相见;在天家美地,不再有别离,日落之那边,欢乐永远。」

这首诗歌不到几个月,就传遍全美国,给当时面对经济大萧条灰心的人,带来无限的安慰。基督徒无须惧怕死亡,腓立比书1章21节,保罗说:「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

神拿走我们的年轻,是要我们渴慕更美的永恒。神许可我们肉体衰败,是提醒我们要迎向复活。许多圣徒忍受今生的苦难,因为渴望更美的复活。在地平线之外,等候我们的是永远的福乐。日落之那边,值得我们殷勤期待、快乐的企盼。基督徒离世的时候,无须说「永别」,只要说「一会儿见」。

弟兄姐妹,当我们年老肉体和心肠衰残,衰败不堪的时候,愿我们仍是赞美神。你可以对主:「主啊,别让我再醒来了。但是如果再醒来,迎接晨曦、朝阳,我还是要感恩,因为这是你所赐的恩典。无论在这世界,或在那世界,你都是我的主。你的名是应当赞美的!」

来到夕阳西下、日影渐长的年日,我们因为有主的话语,能满有指望的为晚年的一切向主感恩。想到离世与基督同在在那荣美的天堂,那美得无比,好得无比的天家,我们的心就满有喜乐、满得安慰。

基督徒的坟场,墓地只是「旅世暂息之所」。希伯来书13章14节,作者说:「我们在这里本没有常存的城,乃是寻求那将来的城。」

地上的安舒,无须留恋,我们在地上只是客旅。希伯来书的作者说:「我们与那同蒙一个应许的以撒、雅各一样,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如今我们只是在无固定的住处暂时支搭帐棚,别把帐棚的桩打得太深,因为随时准备迁移。因为「随时准备迁移」,地上的损失无须太过在意,因为知道自己有更美长存的家业。

请问,你有这样的盼望吗?如果你还不是基督徒,你当知道人不是一死百了,而是永远活在神面前的。你当趁着年幼,衰败的日子尚未来到,纪念造你的主,为永恒做好准备。

《主活着》

1.我奉一位复活主,祂今在世活着;
我知道祂确活着,不管人怎么说;
我见祂手施怜悯,我闻祂安慰声,
每次当我需求祂,总必答应。
2.在我所处环境中,主爱常在我旁,
虽然有时心烦恼,但我绝不失望,
我知救主引领我,冲破狂风怒潮,
不日我主必再来,大显荣耀。
3.我奉一位复活主,祂今在世活着;
我知道祂确活着,不管人怎么说;
我见祂手施怜悯,我闻祂安慰声,
每次当我需求祂,总必答应。
副歌:
基督!耶稣!今天仍然活着!
祂与我谈,祂伴我走,生命窄路同过;
我要传扬!救恩临到万民;
你问我怎知主活着,因主活在我心。

请我们一起祷告:

「主啊,感谢你,叫我们借着人间的景物思想永恒。你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你把永远放在我们心里,也叫我们思想众人的结局。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并非出于自己的意志,不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我离开这个世界要到哪里去?需要你训言的引导。感谢你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又使我们成为国民,作父神的祭司。我们是你用宝血重价买来的,我们的生命与你一同藏在神里面。因为你活着,我们也要活着。感谢爱我们的父神,开恩将永远的安慰,并美好的盼望,赐给我们。愿你坚固我们的信心,叫我们在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天天长进。祷告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