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年08月23日 星动一刻

心情按摩椅——不逃避,让创伤成为动力

编按:临床心理学家乔治.博南诺将韧性定义为:人在面临极度危险或创伤性的事件时,维持相对稳定、健康的心理与生理功能运作的能力。某种程度上,痛苦在找到意义的那一刻起,便不再是痛苦。(本文摘自《颠峰心态》一书,作者为史考特.巴瑞.考夫曼Scott Barry Kaufman,以下为摘文。)

韧性可以被训练

能够妥善解决暴力或危害生命的事件的那些人,往往被视为英雄。无论出于多么正当的理由,这种做法通常会加深一种错误的观念,就是只有少数“情绪强度出众”的人才具有韧性。

某种程度上,痛苦在找到意义的那一刻起,便不再是痛苦。

在2004年的开创性论文中,临床心理学家乔治.博南诺回顾大量研究发现,韧性其实是许多人都具备的特质,它与精神病理的缺乏并不相同,而且还可经由许多出乎意料的方式训练而成。美国约有61%的男性与51%的女性表示自己在人生中至少经历过一次创伤,有鉴于此,人类其实具有极大的韧性。

事实上,许多经历创伤(例如罹患慢性病或不治之症、失去挚爱或遭受性侵)的人不只展现强大的韧性,还在走出伤痛后过得更好。研究显示,大多数的创伤幸存者并未发展出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病症,其中甚至有许多人从经验中得到成长。理查.泰代斯基(Richard Tedeschi)与劳伦斯.卡洪(Lawrence Calhoun)发明了“创伤后成长”一词来解释这种现象,将其定义为人在克服极度艰难的生活环境后所产生的正向心理变化。根据研究,源自逆境的成长领域可分为以下七种:

源自逆境的成长领域

‧ 更加感谢生命

‧ 更加感谢与增进亲密的人际关系

‧ 具有更多的同理心与利他倾向

‧ 找到新的可能性或人生目标

‧ 在更大程度上认知与善用个人的长处

‧ 增进灵性的发展

‧ 富有创造力的成长

可以肯定的是,多数在创伤后成长的人都宁愿自己不曾经历过创伤,而相较于正面的生活经验,创伤很少能促成这些成长领域的进步。尽管如此,其中的多数人往往在试图理解深不可测的事件之后,对自己突如其来的进步感到讶异。成长与痛苦时常并存。

一位牧师回想痛失爱子的经历时,贴切地描述了这种感受:

因为亚伦的出生与死亡,我成为一个更加敏感的人、更尽职的牧师、更有同情心的谘询顾问,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我不会如此。假使可以让我的儿子起死回生,我愿意放弃一切。假如我可以选择,我会放弃自己因为过去的经验而在精神上获得的成长与洞察……但我别无选择。

创伤让我们必须重建自我与内在

无庸置疑,创伤会撼动我们的世界,迫使我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待所珍视的目标与梦想。泰代斯基与卡洪以地震作比喻:我们倾向仰赖一套特定的信仰与假设,来看待世界的良善与可控制性,而创伤事件往往会粉碎我们的世界观,破除我们习以为常的感知,让我们必须重建自我与内在。

但我们拥有的选择是什么?澳洲精神病学家维克多.弗兰克说:

当我们无法再改变情况时,我们就会面临改变自我的挑战。

近年来,心理学家开始研究将危机视为转机的心理过程,并逐渐了解到,这种“心理受到震撼”后的重建,其实是成长的必要条件。正是因为自我的基础结构受到了撼动,我们才能占据最有利的位置,去追寻生命中的全新机会。

同样地,波兰精神病学家卡齐米日.东布罗夫斯基(Kazimierz Dabrowski)主张,“正向人格裂解”(positive disintegration)有助于成长。东布罗夫斯基研究了一些心理高度发展的实验对象后得出结论,健康的人格发展往往需要人格结构的分裂,进而引起暂时的心理压力、自我怀疑、焦虑与沮丧。然而他认为,这个过程可以引导个体深入检视自己的潜力,最终促进人格发展。

将危机视为转机的因素一:认知探索

使我们得以将危机视为转机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我们在多大程度上探索自己对于当下事件的想法与感受。认知探索——可定义为好奇各种资讯与倾向进行复杂与弹性的资讯处理——让我们对令人困惑的情况感到好奇,使我们更有可能在看似难以理解的事物中找到意义。不可否认地,其中有许多可促成创伤后成长的过程,会牴触我们逃避极度难受的情绪与想法的天性。尽管如此,唯有卸下天生的防卫机制并勇敢面对眼前的难题、将一切视为成长的养分,我们才能开始接受生命中无可避免的矛盾,从更细微的角度看待现实。

将危机视为转机的因素二:反刍思考

经历创伤后,不论是生重病或失去挚爱,我们自然会难过、反覆想着所发生的事情,一再出现负面的想法与感受。反刍思考(rumination)通常表示,你开始努力理解眼前的事件并积极推倒旧有的信念与找到新的意义与认同。虽然反刍思考起初往往是自动产生、造成侵扰与不断重复的,但随着时间过去,这种思维会变得越来越井然有序、受到控制与沉稳谨慎。这种转化过程无疑会带来巨大的痛苦,但在你反刍思考的同时,也会建立起强大的社会支持系统并找到其他的表达管道,这么做对成长助益良多,让我们得以挖掘内心深处从未意识到的力量与同理心。

将危机视为转机的因素三:增进“心理弹性”

难过、悲伤、愤怒与焦虑等情绪,也是人在面对创伤时的常见反应。经验性回避——逃避害怕的想法、感受与知觉——非但无助于抑制或“自我调节”这些情绪,反而让事情变得更糟,使我们认为这个世界并不安全,变得更难以追求有价值的长期目标。透过经验性回避,我们封闭了探索能力,因而错失许多能带来正向经验与意义的机会。接受与承诺治疗将此作为核心主题,旨在增进人们的“心理弹性”。如此一来,我们便能抱持探索与开放的态度,在面对创伤时依循自己的价值观采取更好的应对方式。

陶德.卡珊登与珍妮佛.凯恩(Jennifer Kane)以大学生为对象进行了一项研究,评估经验性回避在创伤后成长中发挥的作用。在这群学生之中,最常见的创伤事件包括亲人或挚友骤逝、车祸、目睹家暴与经历天灾。卡珊登与凯恩发现,这些研究对象在创伤中承受的压力越大,之后的成长幅度就越大,但这个结果只限于呈现低度经验性回避的那些人。

经历过比其他人更大的压力、而且几乎不依赖经验性回避的人,在人生中得到成长与意义的程度傲视其他的研究对象。至于那些采取经验性回避的大学生则呈现相反的结果,他们承受更大的压力,但经历创伤后所得到的成长与人生意义的程度却不如其他人。显示焦虑程度低伴随经验性回避程度低(即具有高度心理弹性),让生活品质有所增长,也指出人在创伤事件后会领悟更多的人生意义。

歌曲: 医治的大能——JS敬拜团

整理:Grace

星动一刻 电邮:xingdong@liangyou.net

其他联系请加好牧人微信:haomurenweb